第6节
作者:荆棘 更新:2020-01-26

“这孩子是怎么了?”金照若被玮儿可爱可怜的模样弄得有些不着北。

“这孩子不知道怎么了,今天非要去相国寺。”赛飞无奈地说着。

“正好,咱们可以一道。”李清风很喜欢玮儿。

玮儿见赛飞还在犹豫搂着赛飞的脖子一个劲儿地摇,边摇还嗲嗲地喊:“娘,娘亲,好娘亲。求您了,娘亲!”

“别摇了,别摇了!”赛飞被他喊得周身麻,脑袋被他摇得胀,只好求饶。

“这孩子调皮,就怕给几位添麻烦。”赛飞对另三人客气地说道,三人连说不妨,那李清风直夸玮儿可爱。

若是玮儿现在有尾巴,一定早就高高翘起左摇右摆的了。赛飞无奈地拍拍他的小屁屁,示意他收敛着点,小东西乐呵呵地在赛飞脸上吧唧就是一口,弄得众人好不尴尬。

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正在税务街与高头街的拐角处,顺着高头街往南经小甜水巷就是相国寺,虽说不远可也不近,若是没有上午那般闲逛赛飞倒也不怕,只是上午逛得实在有些累了,而且她身上还扒着一个肉团呢。

“三位是走路还是乘车?”赛飞甩甩有此酸累的双臂问着三人。

“依夫人之见呢?”金照若很绅士地问。

“呃!”赛飞被问到了,若是走路这小东西扒在身上实在是累,若是乘车,自己一个妇人若是跟三个陌生人同乘一辆马车,说出去恐怕又要招一些不必要的非议吧。

“玮儿,来,李叔叔抱抱。”李清风倒是看得明白,知道赛飞是累着了,看着玮儿粉嘟嘟可爱样也实在是喜欢。

“不,你没有娘香。”小东西很不给面子地说道。

李清风被小东西说得很是尴尬,赛飞也尴尬,轻拍一下玮儿的小背无言以对。

过了好一会儿待众人都缓过劲来后赛飞才说:“咱们就遛达过去吧。”赛飞想了想还是不要冒险的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另三人当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玮儿嘛乐得赛飞抱着他走。小脑袋在赛飞的肩头左伸右晃,大眼睛明炯炯地东瞧西看,看着惊奇的东西还张大着小嘴惊叫:“娘,你看!”、“娘,那个好好玩哦!”、“娘,给我买嘛!”一声声清脆的“娘”让赛飞心里甜丝丝的,让另外三个却是好不尴尬,尤其是曾对赛飞存着别样心思的卢长鹤。

“娘亲累了吗?”快到小甜水巷南端时小东西很体恤地问道,见赛飞没有回答,在赛飞身上蹭蹭,很自觉地说:“玮儿下来走,好不好?”

“嗯。”赛飞确实累了,手酸得都疼了,将小东西放在地上狠狠地甩了甩双臂。“不许乱跑!”赛飞一把抓住要撒丫子开跑的小家伙,严厉地说道,见着众人奇怪的表情方直起身来,一手牵着玮儿轻声说:“人太多,你一个人跑,丢了怎么办?”

此文在晋江,作名为山野荆棘

地址为:?novelid=482478

“哦。”虽说不太情愿,玮儿倒是知道轻重的。

“那是在干什么?”赛飞被玮儿扯着往前走,看到一大群人围着一块墙壁议论着什么。

“估计是朝廷的廷文吧。夫人,天色不早了,咱们快去快回吧。”赵文瞧了眼对赛飞说。

“什么廷文那么多人看?”赛飞觉得赵文说话有些遮掩,像是怕她知道些什么似的。

“没……”

“好像朝廷放的征兵文告。”赵文正要开口说没什么,一旁没有什么眼力见的李清风倒是嘴快。

“征兵?”赛飞一愣,征兵干什么?在自己的印象中朝廷是每三年征兵一次,记得去年自己刚进宫时就是征兵的时间,今年这个时候征什么兵。

“娘,走啦!”赵文正愁着怎么跟赛飞撒谎呢,一旁玮儿倒给他解了围。

“好,好!”赛飞本想搞清楚这个事情的,却不想玮儿拗得莫法,自己被他扯得一个踉跄,不走不行。

“哎,又要打仗了!”也不知道是谁低叹一声。

“打仗?”赛飞这下终于明白为何要征兵了,可为什么要打仗。

“夫人,天色不早了。”玉珠也得到近皇帝的指示,示意赛飞天色不早了该早去早回。

赛飞回头看了眼众人,卢长鹤他们一派自然,自己这边的人都是对自己的眼神躲躲闪闪的。有些不明白为何不让自己知道,总觉得有事。低下腰对玮儿说:“宝贝,今天不早了,咱们还是先回家吧。要不然下次你老子就不让我们出来了。”

这次赛飞虽然表面上是在征求玮儿的意见,语气中却一点也不给商量的余地,玮儿鬼机灵怎么会听不出来,嘟嘟嘴不甘愿地点点头。

此文在晋江,作名为山野荆棘

地址为:?novelid=482478

赛飞从旁边卖粮葫芦的小贩那里买了一根糖葫芦给玮儿算是补偿,转身对另三个人说:“真是抱歉,今天天气不早了,不能与三位一起同游。”

三人皆好奇赛飞态度的变化,不明白她为何突然改变主意,不过从她的言语中听出了坚决倒也只得拱手道别。

与卢长鹤他们道别后,赛飞抱着玮儿直接进了马车,吩咐赵文赶车回宫。赵文见赛飞脸色不大好,自己亲自在外面驾车,一路众人都不多话,玮儿也出其的安静。

此文在晋江,作名为山野荆棘

地址为:?novelid=482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