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大结局
作者:二十四桥明月夜 更新:2019-11-17

绿色的大草原之上,两条汉子站在一起,他们头发上甚根!

夜鹰和孙锋!他们都回来了!

“今天已不适合讲课!”夜鹰笑了:“但很适合玩游戏!”

“扑克游戏已经玩完了!”张扬终于回头:“还适合玩什么样的游戏?”也许适合玩另一种游戏,当然是喝酒的游戏,至少张扬是这么认为的。爱..书..者/首/发

“你玩过扑克牌吗?”夜鹰的笑容很奇怪。

张扬目光落在.他脸上,没有回答这句废话——这当然是废话!

“那么,你知道扑克.牌有几张王?”孙锋补充了一句,这句话也是废话!三岁的孩子都知道,扑克牌有两张王牌,大王与小王!

张扬的眼睛猛地睁大.了:“谁是另一个王?”

.“愿意再听一遍故事吗?”夜鹰缓缓地说:“我曾经告诉过你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可以作为那个故事的补充!”

“听!谁.不让我听故事……就不是我的朋友!”张扬喃喃地说。

两个人同.时笑了,他们的笑容很轻松,没有面对强敌的压力,这是张扬敏锐的感觉,也是他唯一的奇怪之处。

“坐下!”孙锋手一动。包打.开。里面居然是三瓶酒。手一扬。瓶子飞起。飞向张扬地脑袋!

张扬眼皮都不抬。手一抬。酒瓶握在手中。单指挑起。瓶盖飞向天空。就势一举:“请!”

“十多年前。纵横这片天空地是……利刃!”夜鹰目光投向天空:“利刃中地王牌当然就是三无。这个王牌我曾经告诉过你。他虽然身手高绝。但他一直得不到领导地真正喜欢。知道为什么吗?”

“上次你已经分析过!”张扬缓缓地说:“他除了无误与无敌之外。还无情。对敌人无情。对战友与国家也不会有感情。这样地人很难得到别人真正地信任!”

“我地确说过。但今天地故事要从这里开始。从更改这一点说起!”

张扬愣住了……

“他得不到领导的赏识只因为一点!”夜鹰说:“就是领导不希望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

“他们的关系很深?”张扬皱眉了。

“用一句现行的流行语叫:铁!”

“如果在以前,我肯定会问你:他们的关系既然这么铁,为什么会解体?但现在不必,因为我知道他们并没有真正的解体!”张扬沉声道。

“当然!”夜鹰喝了一大口酒:“三无离开军营并不是因为对领导不满!”

“而是因为这个领导……让他这么做的!”张扬目光闪烁:“是不是这样?”

“当然是这样,只能是这样!”夜鹰一句话敲定,故事结束了吗?

“该死!”张扬吐出了两个字。

“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孙锋半瓶酒已经下肚了,在夜鹰与张扬对话的时候,他也没有闲着,虽然一直没说话,但嘴也始终没空。这时候终于开口了。

“为什么是你?”张扬眼睛转过来。

“因为三十六位战友的亡灵告诉我……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孙锋的酒瓶微微一侧,一线白酒洒入草丛,他的声音低沉而缓慢:“这句话说了,他们才肯喝我这瓶酒!”

张扬站起来了,虽然没有说话,但他内心早已翻江倒海,他猜到了一件可怕的事实,孙锋压在心头十多年的一块石头究竟是什么,他三十六名战友的死因终于查清了吗?是因为领导的陷害?为什么?

这个疑问有了答案,是夜鹰的沉声回答:“三无奉命执行特别计划,能够阻挠这个计划的圆满执行的人只能是利刃,要扫清这个障碍,利刃必须解除,解除利刃很容易,起码站在他的角度上,这一点并不困难,困难的是……”

“困难的是清除这些对国家对人民、对军队有着深厚感情,而又有着自己判断与思维的精锐部队成员!”张扬补充:“所以,他最大的心愿就是除掉这些精英!”

“也为了给扑克牌组织的崛起留下足够的时间!”夜鹰缓缓地补充!

“我们也敬他们一杯!”张扬的手微微一侧:“敬所有忠诚的利刃、尖刀和猛虎!”

“敬他们在天之灵!”夜鹰的酒瓶一侧:“也请你们记住,正义始终不死,哪怕你们的尸骨烂成灰,正义一样不会死!”

三道酒线倾入草丛之中,三条汉子并肩而立,大风吹过,酒化雨雾,头发飞扬处,云卷云舒!

……

清晨,一辆军车从军区开出,参谋长今天好象很疲倦,靠在座椅上眼睛微闭……

“参谋长!”警卫员微微侧身:“到了!.”

参谋长眼睛睁开,两手抬起,轻轻揉了揉两侧的太阳穴,突然,他的眼睛里露出了恐惧,极度的恐惧,哧地一声,一颗子弹从前方射入,笔直地穿过他的额头……

“追!”警卫员一颗心刹那间沉底,命令一下,汽车突然加速,驰向前面草丛中的人影,他的枪也抬起,虽然在高速行驶之中,依然不差分毫,突然,前面草丛中一条人影站起,手轻轻一扬,汽车猛地一侧,滑向草丛深处,车门撞开,警卫员一个翻滚出了车门,那边草丛中没有任何人影,他的目光落在右侧的车轮上,心头猛地一跳,一柄飞刀直没至柄!

这是军用越野车,轮胎是加厚的,又在飞速行驶之中,什么人能用一柄飞刀射穿轮胎?又有什么人能在汽车飞驰中准确地在前方一枪击毙参谋长?

天啊,难道是……

警卫员完全呆了!

……

碧空万里无云,草原一波如洗,三匹马同时驰向草原深处,其中一位腰部微躬,仿佛是马背上的

的驼峰,完全融为一体,孙锋!

这已是骑术的高层境界,按说以这样的骑术与别人并骑,天下间少有争锋,但他一样有紧张,因为身边的夜鹰,他在马背上宛若树叶,贴在马背上,整个身子完全隐藏在马头之后,基本上不形成任何阻力,他的马很轻松!

另一边的一匹马却是完全不同的,这匹马上的骑者身形随时都在改变,这种急猴子状态的骑术应该是不入流的,但他的马偏偏一步都不落后!

前面是一条深沟,草原上的深沟,三匹马毫无阻碍地直接冲向深沟,如果有旁人在,一定会大声惊呼!

嘶!三声马儿长嘶,卷起灰尘无数,三匹马几乎同时在深沟边人立而起,落下之时,离深沟边缘才不到三尺的距离!

三人同时哈哈.大笑!

“平局!”张扬的声.音永远是那么平和。

“终于能有一样技能.与你持平!”夜鹰大笑不绝:“我很满足!”

.孙锋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希望还有一样技能能够持平!”

“我知道.你说的是酒量!”张扬也笑了:“但也许不会有机会较量了!”

“为什么.?”孙锋在马背上侧身。

“事情办完了!”张扬双手微.微一伸:“现在你又重新变成了警察,上次我就问过你,我记得你的答案是……会送我一幅手铐!”

夜鹰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当然知道他这位朋友有多么敬业,他的原则性也不可动摇,这个结也许是他们三人之间唯一的一个结,如何解?

孙锋久久地盯着张扬,终于缓缓开口:“作为一个警察,抓捕你是我向组织上亲口保证的事情!”

“我知道你的期限是今年国庆之前!”张扬淡淡地说:“如果你做不到,你就会离开警察队伍!”

“所以,你甘心情愿地让我抓捕?”

“我说过……象你这样的警察很难得,顺城市少了你很可惜!”

“而你呢?”孙锋吐出一口气:“你的真面目一露,你的家人又如何?你能保证得了他们的安全?你能保证扑克牌组织中没有残余?”

“我保证不了,但我可以保证一点……”张扬笑了:“我保证只要你给我五分钟时间,我可以变成另外一个人!而且不出三天,我就能越狱成功,顺便说一句,越狱环节不需要你放水!”

夜鹰笑了,他当然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技能,早就知道他不会这么迂腐、这么老实!

孙锋却在叹息:“你明知道这样做有多大的风险,也知道警察部门有太多的高科技,你的计谋难保有失,但依然选择冒险!”

张扬无语!

“我也很想完成自己的承诺,警察这个职业我也不想失去,因为这是我唯一会做的职业!”孙锋缓缓地说:“但你知道吗?我已经没有资格完成这个承诺!”

张扬目光抬起……

“我亲手杀掉参谋长,固然是为三十六位战友复仇,也是想告诉你一点!”孙锋说:“我没有资格来抓捕你,如果你愿意,自己可以去自首,我不拦你,但想我抓你……你找错人了!一个杀人凶手是没有资格抓捕任何人的!”

夜鹰笑了:“好了,事情到此结束,咱们三个人全都没有资格谈论法律问题,而只适合于去喝一杯!”

三匹马同时回头,疾驰而去,来的时候迅急,归去的时候却是如此的从容,彼此之间对视一笑,风云就此散尽!

银都大酒店,三杯酒同时举起。

“敬过去的日子!”

……

酒已尽,菜已狼藉,孙锋脸有红光,夜鹰开始提及瑶姬的生活细节,张扬的脸色没有变,但眼睛已变得茫然,一切结束了,他的使命已经完成,现在何去何从?是回到顺城吗?顺城已没有人等待他!

酒啊酒,真的是奇怪的东西,能够让人豪情满怀,也能让人的心变得柔肠百结……

一个声音轻轻响起:“请问,有一位叫张扬的先生吗?”

张扬头抬起,看着前面的服务员。

服务小姐腼腆地笑笑:“那边有一位客人想与张先生说几句话。”

一个房门轻轻推开,张扬微微皱眉,那边窗帘飘起,没有人!后面的门轻轻关上,外面有风声响起,张扬目光落处,一只绿色的大鹦鹉从窗外飞来,他的心跳了,身后有幽香悄然飘来,张扬没有回头……

“你不想看我了吗?”后面的声音是如此的轻柔。

张扬轻轻闭上眼睛。

“我想过避开夏家,但我瞒不了自己,我可以离开任何人任何事,唯独不能离开你!”

张扬缓缓回头,身后的姑娘身子微微颤抖,她的眼圈也是红的,神情是无比的憔悴。

张扬眼睛重重地闭上,缓缓地睁开:“岚岚……你瘦了!”

呼地一声,顾心岚猛扑过来,紧紧地抱住他,压抑的哭声从怀里传来。

酒店门外,一个美丽的姑娘呆呆地看着这扇窗户,不知何时,她的眼眶里也全是泪水,终于,她的手扬起,一辆出租车停在身边:“小姐,要车吗?”

“去火车站!”段柳上了车,上了车,她的泪水才悄然飘落。

“小姐,你哭了……有什么事吗?”

“没有!”段柳擦掉眼泪,露出笑脸:“我表姐病了好久,今天终于康复了,我是为她高兴……”

出租车驰向远方,也驰向前方的太阳,太阳也许会沉下山巅,但明天依然会升起!

(全书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