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师徒(下)
作者:沧月 更新:2020-01-27

这场小规模的叛乱,早已湮没在沧流帝国的历史里。还有谁会记得牧民暴动的时候掠走的冰族人质里,只有一个孩子活了下来?

只有空桑女剑圣还记得打开那个地窖的时候看到了什么——一个不成人形的孩子正发狂般将头用力撞向石壁。看到有人来,立刻拼命挣扎着爬过来,穿过那些已经在腐烂的族人尸体。双手被铁镣反铐在背后,流着发臭的脓液,露出雪白的牙齿、拼命咬着她从怀里找出来递过去的桃子,如同一只饿疯了的小兽。

抱起那个八九岁孩子的时候,她震惊于他只有蓝狐那么轻。

显然镇野军团已经放弃了解救冰族人质的希望,而被追杀的叛军也遗弃了这些无用的棋子,将那十几个冰族平民反锁在沙漠的一个地窖里。她无意发现的时候,大约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里面的尸体都已经腐烂。

她只带出了唯一一个活着的孩子。而那个孩子畏光,怕人走近,经常蜷缩在墙角,习惯用牙齿叼东西,从周围人那里抢夺一切能找到的食物。显然是双手长期被绑在背后,才形成了兽类的习惯动作——那些暴动的牧民大约将所有怒气都发泄在这些平日作威作福的冰族平民身上,用过极其残忍的手段折磨孩子的身体和心灵,先是把他饿了很久,然后对其拷问和毒打。

她甚至无法问出一点头绪来——因为那个孩子已经失语,只会说很少几个词语:姐姐,父亲,空寂城。那时候她并不知道孩子的父亲已经在这次叛乱中被暴民杀死了,而孩子的姐姐早在一年前被送入帝都参加五年一度的圣女大会,幸运当选、再也不能回到属国。

她只是在三天后将这个幸存的孩子送回了空际城,偷偷在一边看着他被镇野军团带走后,才放心离去。

那样的事情在多年的隐居生活中有过很多,她很快就将他遗忘。

以后的好多年她也没有再碰见那个孩子,直到那天霍图部的一群牧民孩子忽然涌进古墓,将她惊起——在一群高大的砂之国牧民孩子中,她注意到了里面一个瘦小苍白的少年。浅色的头发,略深的五官,苍白的肤色——显然应该是冰族的孩子。

然而在一群孩子开始打架时,她一眼便认出了他。

那样的黑暗中闪烁的冷光和不顾一切抢夺抗争的眼神……尽管活了那么多岁月,她依然能清晰地从记忆中迅速找到同样的一双眼睛。

微微笑着,她如同第一次见到那个孩子一样,轻轻fumo着帝国少将的头发:“是的,我一开始就认出你了,焕儿。”

“为什么您从来不说?我以为您早就忘了……”云焕有些茫然地低声问。

“那时候你还小,我想你也不愿再提起那件事吧?有些噩梦,是要等长大后才敢回头去看的。”慕湮叹了口气,轻轻将他的袖子卷下来,盖住伤痕累累的手腕,“而且你也不说,我以为这个孩子也早不认得我了呢,还说什么?”

“怎么会不认得……一眼就认出来了。”云焕嘴角往上弯了一下,那个笑容和他一身装束大不符合,“我怕说了,师傅就会识穿我是冰族人,不肯教我把我赶走了——我那时可是第一次求人,好容易叶赛尔他们答应了不把我的身份说出去。”

“傻孩子。”慕湮忍不住地微笑起来,伸指弹了他额角一记,“怎么看不出?你看看你的眉眼、头发和肤色……沙漠里长大的牧民没有这样子的。”

沧流帝国的少将有些尴尬地笑了起来,那样的笑容他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流露。

“所以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收你入门。”空桑女剑圣点点头,看着自己最小的弟子,感慨,“剑技无界限……空桑人也好,冰族也好,鲛人也好,只要心地纯正、天份过人,我想就已经够了。你没有武艺的时候、尚自不肯借力屠戮所谓的贱民;若有了剑圣之剑,应更加出色,能为这世间做更多。”

“……”云焕忽然沉默,没有回应师傅的话。

要怎么和师傅说,当年回到空际城后、尚未完全恢复的他就主动要求和镇野军团一起去到了曼尔哥部里,凭着记忆将那些劫持过他的残余牧民一一指认出来?

那些侥幸从帝国军队的剿杀中逃脱的牧人,被孩子用阴冷的目光一一挑出,全家的尸体挂上了绞架,如林耸立。他反反复复地在人群中看,不肯放过一个当初折磨过他的人。手腕上的伤还在溃烂,孩子的心也一度在仇恨中腐烂下去。

后来遇到叶赛尔他们,并不是他心怀仁慈而不曾报告军队,而只是——这个被族人孤立的孩子感到寂.寞,他需要玩伴。而和人打架、至少可以缓解寂.寞,同时也让自己变得和那些贱民一样强健。

同样也因为,他知道自己只要努力,总有一天可以打赢那些同龄人,他是有机会赢的;

如果象童年那次一样、遇到了没有任何赢面的敌对者,他就会毫不犹豫地回到空际城、去报告那些军人有暴民袭击冰族,然后和九岁时那样——带着军队去指认那些贱民,让他们的尸体在绞刑架上腐烂。

他并不是个心怀仁慈的人,从小就不是。

许久许久,他才转过头,看着石室的某处,轻轻道,“师傅,我真的不想让你失望。”

“那么你就尽力,”慕湮仿佛知道弟子心里想的是什么,眼神也是有些复杂,“哪怕用你自己的方法去努力——只要你相信那是对的。”

“是。”云焕低下头去,用力握紧了剑。

“焕儿,你一定心里早就知道师傅最后会如此对你说吧?”慕湮蓦然轻轻摇头微笑,拍拍弟子的肩,无奈地苦笑,“所以一开始、你就没打算瞒我什么——你知道师傅最后一定不会杀你,是不是?”

“师傅自小疼我。”帝国少将的眼睛微微一变,只是低声回答。

“但我同样也疼西京他们,”慕湮的脸色依旧是苍白,吐出了一句话,“看到你们自相残杀,师傅心里很疼。”

“那是没办法的事……”云焕沉默片刻,轻声,“——而且我们都长大了,各自的选择和立场都不同。师傅不要再为我们操心,照顾好自己身体是最要紧的。这一战过后,如果我还活着,一定立刻回古墓来看您。”

“你如果回来,就证明西京和白璎他们一定死了。”慕湮摇着头,喃喃低语,忽然苦笑起来,“焕儿,焕儿……你说为什么一定要变成这样。这个世间本来不该是这样的——六千年前,星尊帝就不该驱逐你们、灭了海国;百年前,你们同样不该将空桑亡国灭种;现在,你们三个更不该拔剑相向……一切不该是这样。”

“那是没办法的事。”沧流帝国少将低下头去,轻轻重复了一遍,“不是他们杀我们,就是我们灭了他们——只有一个云荒,但是各族都想拥有这片土地。只能有一个王,其他族只能是奴隶。我们冰族被星尊帝驱逐出去,在海外漂流几千年,拥有这片土地是多少年的梦……我们没有错。”

“我不知道是谁的错。”那样长的谈话,让慕湮恢复中的精神显得疲弱,她苦笑摇头,用手撑住了额头,“我只觉得这个世间不该是这样子……但是我不知道如何才能避免。而且,我不知道自己想法是对是错?很久以来,我好像都不能肯定是非黑白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个人死后,我想了那么多年,还是没有想通,干脆就不想了……焕儿,你的师傅其实是个很没主意的人啊。”

云焕忽然忍不住微微一笑:“嗯,弟子很早就发觉了。”

“真是老实不客气。”慕湮笑叱,眼里的迷惘却层层涌起,“因为师傅知道自己是个没主见的人,所以除了剑技、不敢教你什么,总觉得你将来会遇到能引导你的人——想不到,呵,你居然遇到了巫彭……”

“元帅同样很提携我。”说到那个名字,微笑的眼睛忽然凝聚,变成铁灰色,一字一句都是经过思考后说出的,不似先前随意,“他是所有军人的榜样。”

“真是榜样啊……学的十足十。看你那时候抓起鲛人就挡的举动,都和当年的他一摸一样。”空桑女剑圣忽然冷笑,终于忍住,不再说下去,“去做饭吧,你一定饿了。”

云焕站起身,刚回头的时候忽然一怔:不知道什么时候湘已经到了拱门外面。鲛人动作一向轻捷,而自己方才和师傅说得投机,居然没有察觉这个傀儡已经醒了。

“主人。”湘身上的伤也还在渗着血,却跪了下来。

“去做饭。”云焕只是吩咐了一句,刚想走开,忽然想起什么似地停了下来,叫住自己的傀儡,把一个东西扔给她,“把这个抹上,别让肌肤干裂了。”

“是。”湘的眼睛是木然的,接过那个填满油膏的贝壳答应了一声就退了下去。

※※※

慕湮看着,眼睛里却有了一丝笑意,等那个鲛人走开了,微笑对弟子说:“看来你的确是很爱惜她呀。”

“答应了飞廉那家伙。”云焕却没有在师傅面前粉饰自己的意思,无可奈何摊开手,“湘是他的鲛人傀儡,调借给我而已。偏生他把鲛人看作宝贝一样——有什么办法?不然回去他要找我算帐。和他打一架不划算。”

“飞廉?”慕湮微微点头,笑,“你的朋友?”

帝国少将脸上的表情忽然僵住了,仿佛不知如何回答,片刻,才淡淡道:“不是。不过是讲武堂里的同窗罢了,一起出科的。最后的比试里我差点输给他。”

“谁能胜过我的焕儿?”慕湮也不问,只是点头,笑,“不过难得你还顾忌一个人啊,以为你们交情不错。”

“怎么可能。”云焕嘴角浮起复杂的笑意,“他是国务大臣巫朗家族的人。”

“嗯?”慕湮微微诧异。

“而我是巫彭元帅一手提拔上来的。”云焕摇了摇头,冷硬的眉目间有一丝失落,“我们不是同盟者,不相互残杀就不错了,注定没办法成为朋友。”

“……”对于帝都伽蓝里种种派系斗争,空桑女剑圣显然是一无所知,然而看得出弟子在说到这些时候、眉间就有阴郁的神色,慕湮也不多问,只是转开了话题,微微笑着:“焕儿,你今年也有二十四了吧?成家了没?”

明显愣了一下,云焕有些尴尬地低下头去:“去年刚订了婚事。”

“哦?是什么样的女孩?”毕竟是女子,说到这样的事情慕湮眼里涌动着光芒,欢喜地笑了起来,“性情如何?会武功么?——长得美么?”

“一般吧。”云焕侧头、很是回忆了一下,才淡淡道,“倒是个ting聪明的人——可惜是庶出。巫彭大人替我提的亲,她是巫即家族二房里三夫人的第二个女儿,其母本来是巫姑家族的长房么女,也是庶出。”

“嗯?”慕湮知道弟子的性格:随口说一般,那便是很不错的了——然而却不知道云焕这样介绍未婚妻的父母家世究竟为了说明什么,随口反问,“庶出又如何?”

云焕愣了一下,才想起师傅多年独居古墓、远离人世,当然更不知道帝都如今的政治格局和百年来根深蒂固的门阀制度,不由微微苦笑,不知从何说起。

自从在智者带领下重新回到云荒、夺得天下,建立沧流帝国至今已将近百年。而帝都的政治格局、在帝国建立初就没有再变过。

智者成为垂帘后定夺大事的最高决策者,然而极少直接干预帝国军政。所以在国务上,以“十巫”为首的十大家族把持了上下,而且权力被代代传承下去,成为门阀世家、垄断了所有上层权力。世袭制成为培植私家势力的重要工具,从而造成任人唯亲的恶性循环,也让其余外族根本没有机会接近权力核心。

在那铁一般秩序的帝都里,高高的皇城阴影中,一切按照门第和血统被划分开来:评定乡品,铨选官吏,区别士庶,选择婚姻均以此为依据。高贵的家族不与门户不相当的人交谈、共坐、来往,更不用说作为势力联盟象征的通婚。十大家族百年繁衍至今、每族人数庞杂。为了证明血统高贵,谱牒之学变得异常发达。正出庶出,更是看得比命还重。

云家本来没有任何机会从这样一个铁般的秩序中冒头——如果不是先前巫真家族的圣女莫名触犯了智者大人,居然遭到灭族的惩罚;如果不是云家长女云烛成为新的圣女、并得到了智者大人出乎意料的宠幸,将“巫真”的称号封给这个原本属于冰族里面最下等的人家——云家说不定还被流放在属国、连帝都外城都不许进入。

虽然因为幸运、在短短几年内崛起于朝野,然而根基未深、血统不纯的云家即使有了“巫真”的称号,依然受到其余九个家族的排挤和孤立。如果不是巫彭元帅在朝廷内外看顾他们,为他们打点关系、介绍人脉,他是不可能和巫即家族里的女子结亲的。

而巫彭元帅——那个和国务大臣巫朗多年来明争暗斗的元帅大人,这样殷勤扶持云家姐弟,也并不是没有原因的:云烛是他引入帝都并推荐给智者大人,自然成为他朝堂上的大臂助;而云焕,以不败的骄人战绩从讲武堂出科的年轻人,在军中成为他对抗巫朗家族中飞廉的王牌,免得征天军团年轻军官阶层倒向飞廉一方。

这样错综复杂的事情,如何能对师傅说清楚?

然而令云焕惊讶的是、虽然只是寥寥提了一下,看似不曾接触过政治权谋的师傅居然并没有流露出懵懂的表情,回答的字字句句都切中要害,令他再次诧异——今年二十四岁的年轻人并不知道,早在他没有降生到这个云荒之前、空桑梦华王朝末期,师傅曾多么接近过当时政治急流的核心。而她所爱的那个人、又是怎样一个复杂的政客。

虽然不曾直接卷入政局、然而自从那个人死后,隐居的女剑圣曾用了长久的时间去思索那个人和他的世界。虽然这么多年以后、依旧不曾明白黑白的真正定义,虽然依旧迷惘,但她已不是个对政治一无所知的世外隐者。

“这八九年,看来真难为你了。”听着弟子看似随便地说一些帝都目前的大致格局,慕湮忽然间长长叹息了一声,抬手轻抚弟子的头发,“焕儿,你这是日夜与虎狼为伴啊。”

云焕肩膀一震,诧异地看向师傅,忽然间心口涌起说不出的刺痛和喜悦——这一些,他本来从未期望师傅能懂,然而她竟然懂了。

还有什么能比这更让人欣慰。

“真像啊……”慕湮的手停在云焕宽而平的双肩上,看着戎装弟子眉目间冷定筹划的神色,忽然间眼神有些恍惚,喃喃,“你说这些话的时候、和语冰简直一摸一样——焕儿,你一定要小心……伽蓝城里、也只有城门口那对石狮子干净罢了,什么样的人进去了最后都会变得面目全非——不要做语冰那样的人。”

“师傅?”那个名字让云焕微微一惊,抬起头看着师傅。

听过的……虽然师傅极少提起以前,然而过去那些年里、每到一月三十日那一天,都会停止授课、默默对着东方伽蓝城的方向凝望,神思恍惚。捧剑默立在身后的少年不敢出声打扰,用目光静静追随着轮椅上的师傅,偶尔会听到那个名字被低声吐出:“夏语冰”。

夏语冰。默默记住的少年,曾暗自去追查过这个名字。

虽然沧流建国后、对于前朝的事情采取了坚壁清野的消除法,然而晋升少将后、能出入帝都皇家藏书阁,他终于在大堆无人翻越的空桑史记里、找到了这个名字。

那是在空桑最后糜烂颓废的王朝里、唯一闪耀夺目的名字。一代名臣,御使台御使夏语冰,一生清廉刚正,两袖清风、深得天下百姓爱戴。倾尽一生之力扳倒了巨蠹曹训行太师,最后却被太师派刺客暗杀。

夏语冰死于承光帝龙朔十二年一月三十日,年仅二十六岁。此后青王控制了朝政。庞大的果子继续从里而外地腐烂下去,无可阻拦。

三年后,延佑三年,一直流浪在海上的冰族在智者的带领下、再度踏上了云荒。

十三年后,帝都伽蓝被冰族攻破,空桑六王自刎于九嶷,无色城开、十万空桑遗民消失于地面。云荒在被空桑统治六千年后,终于更换了所有者。

那个曾试图以一己之力扭转乾坤、重振朝纲的年轻御使一生之力最终落空。然而他也是幸运的,毕竟没有亲眼看到这个国家的覆亡。

那便是师傅人生里曾经遇到过的人么?然而夏语冰的妻子是青王魏的小女儿、最后一任青王辰的侄女。他的遗腹子塬被青王辰收养,伽蓝城破之时、作为六王自刎在九嶷山。……那个人的一生中,不曾留下任何关于一个叫“慕湮”女子的记载。

阖上那卷满是灰尘的《六合书》,戎装的少将坐在满架的古藉之间,默默抬首沉吟。

他无法追溯出师傅昔年的事情……虽然他曾那样深切地想知道她一生经历过的所有,然而百年的时空毕竟将许多事情阻隔。在那个女子叱咤于江湖之间、出剑惊动天下的时候,他还未曾降临到这个世间,冰族还在海上居无定所地颠沛流离着。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如果不是剑圣门下秘传的“灭”,如果师傅不是这样在古墓中避世沉睡,将时空凝定——按照世间的枯荣流转,面前温柔淡定的师傅早已是作古多年,又如何能遇上大漠里的少年,他又如何能成为帝国的少将……

※※※

只是一个不经意提起的名字,却让他的思绪飘出了很远。等回过神的时候,耳边听到的是这样半句话:“权势、力量、土地、国政……你们血管里本身就流着那样的东西。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初衷,到最后总会卷进去。你们都坚信自己做的都是对的,都觉得有能力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不惜和狼虎为伴,最后不管什么样的手段都用上了——”

那样的话,让少将涣散的思维一震,重新凝聚起来。

他发现自己还是不够了解师傅的——那样的话,他本来没想到会从师傅这样看似不问政局的女子口中吐出。

“然而到了最后,你们实际成为的那个人、和你们想成为的那个人之间,总是大不相同。”慕湮的手按在弟子肩上,凝视着他,目光却仿佛看到了别的地方,神思恍惚之间、也不知道说的是哪一个人——然而这样的话听到耳中,心中却是忍不住悚然。

“师傅。”云焕勉强开口,想将话题从这方面带开——那并不是他想和师傅说下去的。

“焕儿。”空桑的女剑圣恍然一惊,明白过来,苦笑起来,拍拍他的肩膀——却被军人肩上的银鹰硌痛了手,她低下头来凝视着最小的弟子,眼里是担忧的光,“小心那些家伙啊——那些人用得着你的时候便百般对你好,如果有朝一日用不着你了、转身就会把你扔去喂那些豺狼!”

“没关系,弟子能应付。”他抿了一下薄唇,在转瞬间将心里涌起的情绪压了下去,暗自回归于主题,“虽然现下遇到了一些难题。”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冷气悄无声息地吸入他的xiong腔——终于顺利地不动声色抛出这句话了。其实,说到底、他费尽周折来到这里,不就为了这句话?

“出了什么事?”果然,慕湮一听就关切地蹙起了眉头,“焕儿,我就知道你不会随便来博古尔沙漠的——遇到什么难事?快说来给师傅听听。”

“我奉命来这里找一样东西。”帝国少将坐在师傅榻前,将声音压低,慎重而冷凝,“如果找不到,就得死。”

“什么?”慕湮吃惊地坐起,抓住了弟子的肩,“死令?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么重要?”

“纯青琉璃如意珠。”云焕立刻回答,然而仿佛忽然想起这是机密一般,止住了口。

“纯青琉璃如意珠……”空桑的女剑圣手指一震,显然这个称呼她曾经听过,极力回忆着、前朝的女子喃喃,“是那个东西?传说中龙神的如意珠?……可是星尊帝灭了海国,镇蛟龙于苍梧之渊后,如意珠不是一直被安放在伽蓝白塔顶端?据说可以保佑全境风调雨顺。难道沧流建国后丢失了这颗宝珠?以至于要你千里来追回?”

云焕勉强笑了笑,没有回答。

多年来,伽楼罗金翅鸟的研制一直是帝国最高的机密,而纯青琉璃如意珠的作用、更是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如果让师傅得知如意珠便是那个摧毁一切的杀人机器的内核,只怕她虽然不忍眼睁睁看弟子失职被处死、但也会犹豫着不肯帮他。决不能让师傅得知如意珠的真正用途——虽然处处留了心机,然而让他对师傅公然说谎,也是办不到。他只能避而不答。

“是了,这是军务,你不便多说。”他只是略微沉吟,慕湮便了解地点头,关切询问,“你应可以找到吧?可以去空寂城调用镇野军团啊……”

“那样大的荒漠,一支军队大海捞针有什么用。”云焕低头微微苦笑,“那个死令是有期限的。”

他只差直说出那一句话——“在这片大漠上,论人脉、论影响力,在民间谁能比得上师傅?”镇野军团虽能维持当地秩序,然而他也是知道军队是不得民心的。这件事上,依靠镇野军团根本不如借助师傅多年来在牧民中的人望——那也是他刚开始接到这个艰巨任务时、脑子里立刻浮现出的想法。

“多久?”慕湮的手指慢慢握紧,问。

“一个月。”

“一个月……”空桑女剑圣眉间有沉吟的神色,缓缓抬头看着高窗外的一方蓝天,外面已经渐渐黑了下去,“时间是很紧啊……”

“弟子多言了。”控制着语速,慢慢回答,感觉自己的声音如冷而钝的刀锋,然后他强迫自己不再说下去,站起了身转向门外,“湘应该已经做好饭了。”

“……”慕湮看着云焕的脸,然而从那张冷定叙述着的脸上找不到丝毫痕迹。

女子苍白脸上的神色一再变幻,在弟子走出内室前忽然叫住了他。

“今天晚上,附近各个部落的牧民都会来墓前集会、答谢我为他们驱走邪魔,”空桑女剑圣开口,对着自己最小的弟子吩咐,“到时候,我拜托各族头人替我留意——都是熟悉大漠荒原的人,说不定能有所收益。”

“多谢师傅。”终于得到了意料中的承诺,帝国少将霍然回头,单膝跪地,却不敢抬头看师傅的脸。

※版本出处:沧月个人主页※《云荒系列合集》2007.7镜系列·三、师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