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盟约
作者:江南第九 更新:2019-11-17

一支箭羽从月夜中射来,钉在窗棂上,发出嗡嗡的声音。 已经过了凌月时分了,菲兰却仍然守在窗前。她彻日彻夜的躲在云袍里,只为等待翼人之王的归来。

窗棂正对着双子峰峰壁上如巨鹰一般斜飞而出的别馆。月空之下,清辉万比,一览无余,却没有见到人影。菲兰拔出那支箭羽,箭羽上系着一卷细帛,如火焰腾舞一般飞扬而书数行字。

“焰文——”菲兰心中一动。这正是羽歌的字迹,而自己刚好研究过明域那些古老而湮没的文字。

“这是什么文字?怎么像火焰一般跳动?”郁离有些好奇。菲兰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细帛上写着:“神宫暗流潜涌,吉凶未知。凌月之时,速来右峰后山谷。”

在郁离睡着之后,菲兰披上云袍,沿着窗棂外的城堡墙壁,溜下了石拱桥。当她越过峰巅时,她看到山谷溪边闪灼着隐隐约约的光影,远望如蝴蝶之翼,轻轻的拍动着。

羽歌坐在溪边巨岸上,身后华光流转不定。他在等待着菲兰的到来。

菲兰躲在“云袍”里,蹑手蹑脚的靠近。她心中突然产生了一种顽皮的想法。

“羽歌,我来了——”菲兰远远地低笑了一声。她悄然捡起一颗石头,往羽歌的左面一扔。羽歌猛然张开双翼,往石头落下的地方扑去,双臂一环,哈哈大笑:“菲兰,可让我——”

笑容凝固在脸上,羽歌抓了个空,有些尴尬,惹得菲兰在旁边咯咯笑了起来。

羽歌只能苦笑:“菲兰,你在哪里?”

菲兰从云袍里探出头来,然后是身体在空气中逐渐的凝聚现形。“菲兰,你可吓死我了,长老院有没有为难到你?”羽歌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菲兰得意一笑,“你都抓不到我,长老院怎么会发现我呢?”

“看来那些谣传,也是你散播出去的了。”羽歌慢慢了低下头去,想要去吻菲兰的柔唇,“良人归来,怎么说也要奖励一下,对吗?”菲兰轻巧的躲开了,咯咯笑道:“羽歌,你忘了我们的盟约了。”

羽歌叹了口气,从怀中取出一个冰冷光滑的石盒,“你为了得到魔瞳,也算煞费苦心了。如你所愿。”

菲兰指着石盒,嗤嗤笑道:“羽歌,那个所谓拥有穿透沧原力量的神魔之瞳,就藏在这么一个小小的盒子里吗?”

“天下神奇之物,大至容并天地,小而潜匿无形,又何分大小?”

羽歌启开石盒,一点点的火焰,仿佛从虚空的幽界中冒出来,吞吐不定,光焰四溢。菲兰用手指遮住了眼睛,只待光焰逐渐的熄灭,石盒中躺着一颗漆黑如眼球般大小的圆球,仿佛有些血色的脉络遍布于圆球之上,那些黯色的火焰,便从血红色脉络中燃烧吞吐。

“黑色之焰!”菲兰轻呼一声。

羽歌阖上石盒,焰光熄止,“菲兰,现在是你告诉我九州之盟的终极计划的时候了。”

“帝叔凌河告诉我,九州之盟在明域的一位秘密盟友,和他一起制定了一个亘古未有的终极计划。明域,便将在这次终极决战中毁灭。帝叔说,你盗取了魔瞳,便完成了这个终极计划的最后一步,你将成为九州之盟的复兴功臣。”

三月之光凝影于菲兰深碧色的眸子里。她的一言一行中无不流露着对这位当世最杰出人物的崇敬之意。

“为什么要盗取魔瞳?”羽歌仍然不明所以。

菲兰从怀中取出盟书,“焰摩大帝没有了魔瞳,便无法观察到九州的兵力部署。帝叔虽然没有将九州的全盘计划告诉我,但他说只要我将云槎之事提点出来,你就会明白。羽歌,我要你相信,云槎是九州送给焰摩大帝的礼物,它也是终极计划的一部分。”

“云槎是明域的最高机密,只有焰摩大帝和四邪王以及极少数高层得知,九州是怎么知道的?”

“一位神秘的盟友,但不是你,羽歌。这也是九州的最高机密,在帝都只有帝叔凌河以及他的学生青丰无忌两人知道。”菲兰低声说。

羽歌似乎想起了什么,沉吟片刻,“魔瞳侍奉在大明城的神魔之塔巅。我一直非常蹊跷竟然如此顺利便盗取了魔瞳,看来已经有人为我扫清道路了。菲兰,我相信你,不过在签署了盟约之后,翼人族并不会参与战争。如果九州战败,翼人族会飞越沧原,重回天空之城。”

四只手掌紧帖在一起,两人相望而笑。羽歌咬破了手指,在盟书卷尾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两份盟书皆具。菲兰也正要仿效,羽歌却一把抓起了她的手,笑道:“我不希望你这么美丽的手指上,会留下一个疤痕。我们之间的盟约,不包括在这份盟约里。”

菲兰突然有种难以言状的感觉,涌上心头。她从后面抱住了羽歌的腰,脸紧紧的帖着,“谢谢你,羽歌。”

羽歌将一份盟书,还有那只石盒,都交给了菲兰,“长老院已经与我发生了冲突,在没有平复之前,菲兰,你要暂时离开神宫。我会派人送你回帝都。”他撮唇一啸,伴随着呼啦啦的风声,从崖壁上飞下来四个翼人士兵,背箭荷弓,敛翼落在羽歌的身前。

“你要送我回帝都?”菲兰突然心中一酸。她以为自己离开帝都,便永远离开那个青衣白马,笙歌飞扬的繁华之地了。她感到没来由的害怕,梦碎的地方,怎么重新面对?羽歌捧起她的脸,轻吻了一下,“无羽落在钧天的手中,他势必会挟长老院逼我退位,以立无羽。我与长老院的冲突,已经无法避免,成败殊未可知。菲兰,我要给你安全。”他沉默片刻,眼中已是微有光泽,“就像无羽一样,我不会再让你们,受到任何的伤害。”

菲兰将“云袍”放在羽歌的怀里,笑道:“我怎么从王宫走出来的,你就怎么走进王宫去。”

“如果我连怎么走进自己的宫殿都不会,我怎么配成为翼人之王?”羽歌傲然一笑。他将那件能够隐身的云袍,重新披在菲兰的身上,“你用得着这件宝物。”

看着菲兰和四位护送士兵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浓密郁森的山岭深处,羽歌吁了口气,抬头仰望三月凌空,清辉万比。他发出一声低啸,远处翼龙怒吼相应,声震巨岭,轰然不绝。羽歌振翼而起,从飞翔而过的翼龙肋下穿过,向踞伏于双子峰间的神宫飞去。

小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