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新的生活(全书完)
作者:铜古 更新:2020-01-27

  在梦靥消失之后的第三天,勃勒登堡又迎来了另一个好消息——“不死伯爵”艾尔弗雷德和他的银狮骑士团,凭借着他们超强的实力,再次将不可一世的末世城人打回了老家。

  可以肯定的是,遭受到了如此巨大的损失,数十年之内,末世城人是不可能有能力,再次侵犯勃勒登堡的了。

  而在军队的保护之下,狮子镇的百姓们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家园,开始了和平的生活。   另一边,萨尔布方面的形势也是一片大好。

  失去了宫本健一郎这个主心骨,狼山剑客们根本就抵挡不住勃勒登堡和萨尔布的联军,连连败退,最后,被迫再次撤回了他们的老家。没有梦靥这个罪魁祸首,之后的狼山,也就失去了和勃勒登堡对抗的理由。

  数个月之后,战争所带来的影响慢慢平息了,勃勒登堡便在安娜女王的统治下,又重新走上了安稳的发展之路。

  女王从始至终,都是遵照夏实的意见,以德服人,并友好地对待他们的邻邦,成为了人人向往的乐土。

  至于勃勒登堡守卫战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但却不幸牺牲的森之手·萨克西的骨灰,则被他的好友火之手和锋之手,带回了他日思夜想的家乡。

  尽管森之手最终也没有迎娶那个他日夜牵挂的家乡姑娘小枫,但他的灵魂终于可以得到安心了。

  因为火之手和锋之手已经帮他证实了,自从他离开村庄之后,小枫的生活也慢慢恢复了正常,村里人也不再为难他们一家人。如今的小枫,已经找到了一户好人家,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结婚后的小枫仍旧是个好女人,她答应火之手和锋之手,将森之手的骨灰埋在了村子后的山坡上,并且每个月都会去纪念她曾经的好朋友,让他死后也能重回故土。   **********

  勃勒登堡大剧院的门口,停满了来自各家社会名流的马车,这些人来到这里的目的,毫无疑问,就这有一个。   那就是目睹新一代的王者歌手,登上属于她的舞台。

  “糟……糟了。我好紧张啊!!!”夏实抱着脑袋,不安地抱怨道,“不知道秋蝉到底会不会犯什么错误啊!”

  “哈哈,放心放心,秋蝉这么能干,根本用不着夏实你操心嘛。”荆棘一如既往地笑着,拍着夏实的肩膀。

  “就是,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没用吗?”一旁的悠云也见缝插针地嘲笑着夏实,“有我悠云·怀特坐镇,小蝉想要发挥失常也是难事一件啊!哈哈!”

  鹿敏听了这话,白了悠云一眼,她一向都听不惯悠云的狂言狂语:“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倒是觉得,有你这个丧门星在,很有可能会沾染上你的晦气,导致秋蝉发挥失常。赤剑,你说是不是啊?”

  赤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尴尬地笑了笑:“不管怎么说,我们所有人,都是希望秋蝉的表演能够精彩。”   赤豹·菲利斯也赞同地点了点头。   “可……可还是紧张啊……”夏实哭丧着脸。

  “库洛姆,我建议你可以在心中默默地数羊,这样或许能够缓解一下你的紧张情绪。”黑月出主意道。   “数羊?这不是治愈失眠的方法吗?”

  “原来你知道啊?”黑月坏坏地一笑,“只要你睡着了,不就不会紧张了吗?”   “黑月,你这家伙……”夏实恨恨地说道。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吵了,表演马上就要开始了哦!”鹿敏适时制止了两个人,把手指向了舞台,“灯光已经暗下来了呢!”

  果然,就在这个时候,整个会场的观众,仿佛早就做了约定似地,瞬间安静了下来。   紧接着,舞台上的红色帷幕拉了开来。   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不一样的秋蝉·库洛姆。

  一席清醒爽朗、又不失高贵的白色连衣裙,还有那柔顺依旧的金色马尾,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一振。   ——没想到,她竟然会是一个如此具有魅力的女人。   几乎所有人都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

  “呜呜——实在是太好听了!我原来不知道,音乐竟是这么让人感动的东西。”长达三个小时的表演过后,鹿敏第一个忍耐不住,流下了眼泪。之前,她还从来没有认真地在意过这些东西,没想到自己竟会被秋蝉的歌声所感动。

  当然,她并不是唯一一个有此感受的人。现场有许多感性的人,也和她一样,为秋蝉的艺术所感动。他们欣慰的是,在琉璃·萍克离开之后,勃勒登堡又能找到一个接替她的人了。   而最为开心的人,恐怕就要数夏实了。

  尽管他嘴上没有说什么,但心里却为妹妹感到高兴。经过了千辛万苦,他们两个终于做到了。

  “秋蝉还真是了不起,这个舞台,可不是谁都能站上去的。所以我说,萨尔布真是一个人才辈出的地方。”连见多识广的黑月也不禁赞叹道,“库洛姆,秋蝉让我告诉你,等表演结束之后,在黑塔的塔顶等她。”   “哈?”   “还需要重复一遍吗?”

  “为……为什么她会告诉你?而不是直接告诉我?而且还要在表演结束之后?”夏实有点吃醋了,不开心地说道。

  “我想,很可能是因为,如果表演无法顺利完成的话,有些话就没有说出来的必要了吧。”   黑月的话,让夏实认清了一件事。

  是的,秋蝉成功地登上了勃勒登堡的舞台,也就意味着……

  “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悠云不耐烦地说道,“我早就看慢吞吞的你不顺眼了。赶快去吧,有什么话,赶快趁秋蝉的心情一片大好的时候说了,比如说,想要和她结婚什么的……”

  “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夏实毫不犹豫地反驳道。

  “哈哈,不管怎么样,夏实,加油啦!”荆棘也做了一个努力的动作,为夏实鼓劲。

  看着这些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夏实的嘴角微微一扬,点头道:“嗯,那我走了,保重。”

  虽然非常舍不得,但是,不管怎么样,离别的时刻总是会到来的,只不过是迟早的事罢了。

  能够带着笑容、没有遗憾地离开,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我们都会想你的。”荆棘笑着说道。他的话代表了所有人的想法。   “我也是。”   **********

  夕阳照在黑塔之上,给接下来的事情,营造出了一种奇特的氛围。

  夏实等了没有多久,秋蝉便气喘嘘嘘地赶到了,身上已经换回了平时的那套装扮。   “恭喜你,音乐会相当成功嘛。”

  “那是当然了,你以为我是谁?”秋蝉得意地回答道,“我记得,五年前的时候,我们也曾经来过这里呢。只不过,当时只有你一个人上来了。”

  “这事你还记得?”夏实有些诧异,其实,他并没有这方面的记忆,但对那个梦却还有一点印象的,“好像,就是在这里,碰到了黑月。”

  所有的事情,也都是在那个时候,开始慢慢转动起来的。   “是吗?好像是这样哦。”秋蝉若有所思地说道。   一段令人难受的沉默。   还是由秋蝉率先打破了这寂静:“你要走了吗?”

  “你怎么知道的?”夏实惊奇地问,他正愁该怎么向秋蝉开口。   “黑月已经告诉过我了。”   “黑月吗?这个家伙,总是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

  “谢谢你。”秋蝉低下了头,红着脸说道,“如果没有你的话,恐怕,我永远都不可能拥有这个机会。”

  “这是我应该做的。何况,最主要的,是你自己的实力。”夏实叹了口气,他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依依不舍,又充满对未来的向往,就像是一个面临毕业的学生,“我走了之后,要好好保重身体,知道吗?”

  “那是当然了,平常还不是我照顾你的?”秋蝉没好气地说,“还有你,回去之后,可不准把我忘了。”   “怎么可能忘得了嘛……”

  “那倒也是。”秋蝉努力努嘴,似乎有一种哭出来的冲动,但却又想强忍住眼泪,不让它们顺着眼眶流下。   因为她知道,她的泪水,会让双方都变得犹豫不决。   这时,四周的环境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看来,时限终于要到了呢。”夏实环顾四周,说道。   “嗯……”   “那我走了。”

  夏实见秋蝉点了点头,向她招了招手,便慢慢地走向了那扇,只有他才看得见的门。

  可正当他的一只脚刚刚跨入梦境的门槛之时,身后的妹妹却叫住了他。   “夏实!”   夏实微微侧过头来。

  “还有一句话,我想告诉你。”略作停顿之后,秋蝉终于说出了那句藏在心底的久违之语,“我爱你!”   **********

  当醒来的时候,夏实已经回到了他的房间之中,胸口的梦之石,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诅咒解开了吗?”夏实自言自语道,“不知道黑月现在怎么样了。想必已经逃脱了梦之石的束缚,在什么地方自由自在地过着平常人的生活了吧?”   夏实坐起身子。

  他的大脑里还是一片混乱,但是,比起以前的他,已经有很大的不同了。至少,他已经不需要向自己倾述那些关于死去秋蝉的事情了。   也就是说,他的心结,终于解开了。

  “好了,从今天起,要重新开始我的生活了。世界第一的弓箭手,这就是我今后的人生目标!夏实·库洛姆,加油!”

  当夏实经过客厅的时候,芽依的成名曲《星空》,飘入了他的耳朵。   如今,她已经是全球最为热门的流行天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