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牛云涛
作者:蓝玉狼溪 更新:2019-12-10

突然而来的话使得苟图三人皆是一怔,怀着莫名其妙的感觉一起看向了说话的人,那是一个和他们年龄相仿,长相白胖斯文的少年,却也都识得,是牛大善家账房先生的儿子,换做别家也难养活出这么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子来,只是能说出装备这种词儿的自然不会是个NPC,却是不知这眼熟的少年此时为自己取了个什么名字。只是现在知道与否都有些无关紧要,因为这少年的口气实在惹人厌,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盛气凌人的感觉是那么突兀,令人听着不爽,三人便也懒的去理会他。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就是那么奇妙,有的人初识便互有好感,有的人一张嘴就令人心生讨厌。而这白胖少年无疑就属于后者,凭他方才说话的语调和语气,旁听者都会觉得他盛气凌人,听得人别扭,更别提受听者了。

只是开口说话的牛云涛心中却不会这么想,反而为三人对自己的漠视态度暗暗生恼,觉得这三人无理,没有丝毫教养,长这么大他何曾受过如此待遇。

牛云涛是真真正正含着金钥匙长大的。他的爷爷曾官至中央,父亲现如今更是一方行省大员,他的舅家世代经商,单是他的母亲就全权掌握着一家百亿元资产的企业,做为家中独子的他,从出生以来就可谓是权财尽享了。

从小在这种家庭长大,牛云涛的个人社会素质自然不消说,各个方面的能力都是极为出众,否则尽管有家庭背景,也不至于以二十八岁的年纪,便成为了一地级市的副市长。这种事情如果放在十几、二十年前,网络上随便传一传,那几乎可以全国震三震了,而今的网络更加发达,更加国际化,人们的素质提高的同时对问题的质疑和思考也更加全面,可是人家牛云涛确实能力杠杠的。一个新闻发布会,学历以及工作经历的自我剖析和证明,驳倒了所有质疑,人家的成就和作为以及自我才华的表露更是一下子吸引了大量的粉丝,本是因为针对质疑而召开的一场新闻发布会,最后反而成就了牛云涛,他就好比是一颗耀眼的政界明星般,一时轰动无两。

但个人的社会素质只是个人素质的一部分,并不能代表一个人的全部。同样也是因为这种家庭因素,从小被人捧着、恭维着长大的牛云涛,他的前半生已经让他习惯了被恭维和别人对他的顺从,他的自我意识更是被塑造的特别自我。但凡他想要什么就必须立即有什么,他的所有决定都是不容违背的。并且,这种自我的意识在他的思想中无任何不妥,是理直气壮的,那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如果违背了,反倒是错的,是不正常的,这是从小的生活环境所养成的习惯,并渐渐的被塑造成为他的潜在意识,这种潜意识也是人们用来判断事情正确与否最常用的判断依据。就好比我们吃东西时,都要用眼睛看着吃一样,其实闭着眼睛吃东西反而有助于提高人的记忆力,但是我们不能说我们睁着眼睛吃饭就是错的。

牛云涛进入《梦世界》的时间比较晚,所以前面发生的一些事情他都没经历,只是听人说大家都在鸡场这边儿打怪呢,就过来看看,刚好看到了苟图三人风骚的配合,以及怪物掉落了什么宝贝。

牛云涛以前也没少玩儿网游,虽然身为一市之长,但毕竟是个年轻人,还是未婚的那种。除了工作之余也少不了一些年轻人应有的习性和业余活动,更何况也没有规定不许当官的玩游戏啊!当官的毕竟也是人,何况还是像他这一代玩着电子游戏长大的年轻人呢!

整日里大小事务一堆的他不可能和一帮同学朋友海吃海喝,泡澡K歌,他没有那个闲余时间。但在夜里玩玩网游自我休闲总是可以的。至于买装备强化自己的游戏人物他再熟悉不过,甚至直接和游戏公司打招呼给他将游戏人物升到满级他都没少干过。他玩的不是游戏,而是借用游戏来发泄发泄内心的疲惫,以高人一等的武力虐待别人,让别人绝望,这无疑是个很好的发泄方法。

这不,刚刚让秘书送走那个纠缠自己很久的什么明星,就那种货色,纯粹当花瓶用都嫌档次低呢,还妄想着让自己娶她,我呸,玩你都嫌伤肾呢!

牛云涛心中暗骂,一边打开电视无聊的换着频道,却无意间看到秘书放在自己包上的手链,牛云涛这才想起《梦世界》来,他听省上领导和同僚提到过这个《梦世界》,只是自从当年《天命游戏》受到了惊吓后,他对虚拟现实类的东西都是敬而远之的,而且他的工作也不在这一块儿,所以也没有对此多做了解。

这会儿看到手链儿后不由想起自己老爸今早,哦,现在来说该是昨天早上才对,给自己打电话特意叮嘱让自己有时间也进《梦世界》看看,据说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当时自己追问,却也是模棱两可,没有明确答案,按照牛云涛对自己老子的了解,他老子该也是一无所知才对。被自己问的急了,才透露说是自己爷爷传来的话,让尽量把级数升高些,在里面越厉害越好,还特别叮嘱,能不死就尽量别死,那话听着,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

牛云涛进入游戏后自然也是惊愣半晌,为这款虚拟游戏的拟真度而惊叹。只是这刚一进入游戏中就已经是傍晚了,还赶上吃晚饭,郁闷的被自己游戏中的父母硬逼着吃了三碗饭才得以出来。可怜牛云涛在现实中都没有过如此饭量,体格胖大,那纯属天生啊!

还好这顿饭也不算白吃,那便宜老爹听说自己要出去杀怪,是百般劝阻,见实在拦不住了,竟然难得大方一次的拿出来一把长柄铁瓜锤来给自己做武器。好家伙,起码得有40斤重,自己虽然力气一直不小,也能勉强抡的动,可也没傻到真拿这东西去杀怪吧!可能怪没杀死,自己就先累爬下了。

拒绝了老爹的好意,牛云涛就这般两手空空,背负于身后,似平日里巡查工作一般在村子里巡视着往鸡场那边行去,于是便有了不久前的事情。

“喂!我跟你们说话呢,你们那是什么态度?”牛云涛怒叱道,此时他已经走到了苟图三人的跟前,可是这三人除了那个身材高大貌似叫做牛野的野人看了自己一眼,其他两人完全当做自己不存在。

这般态度与他平日里对自己那些无关紧要的下属何其相似,牛云涛胸中不由升起一丝怒火发出叱责。却是并未注意到自己行为言行有何不妥。

不远处一直观望的一些玩家看热闹般也围了过来,在这些人眼中,突然冒出来的这个不知所谓的小胖子忒可笑,竟然敢惹这三个凶人,让人不由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病。

看他走路的样子,缓缓的八字步迈着,昂首挺胸的,一副很骄傲、很有派头的样子。一看就是还没有分清现实和游戏,把现实中的那一套搬到游戏中来了。

被人怒叱,苟图三人总算是不能再无视这小胖子了。

“干嘛?你谁啊”苟图不由翻了翻白眼,手中却依旧没有闲着,三人分好东西后,这会儿正合伙儿将鸡卫的尸体装筐呢,这东西有点儿太大,不好抬。

“嗯!你不认识我?”牛云涛有点儿发愣,自己虽然只是一个副市长,但因为那场新闻发布会的原因,他的出镜率可是很高的,虽然身在仕途,可是人气比一些明星还要高,无论到了哪里,就是老人和孩子都能认出自己来。

“有病啊!我还非得认识你吗?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别在这儿碍手碍脚。”苟图说了两句就懒得理会这小胖子了,伸手一推便将他推的蹬蹬后退,差点儿摔倒在地。

“你……,你竟然敢推我!你太岂有此理!太胆大妄为了!我这就叫人……”牛云涛被苟图的突然袭击给弄蒙了,破口叱道,却被旁边听得直咧嘴的牛顿给打断了。

“得了,老兄,这里是游戏,你在现实中应该是个当官的吧!这虚拟游戏的拟真度实在是太真实了,你可能还没彻底分清现实和游戏呢,赶紧醒醒吧!这里受伤和死亡可是很痛苦的,你老人家竟然赤手空拳就敢到这边儿来杀怪,真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气。”

牛顿的一席话令牛云涛如梦初醒,这才意识到什么。回头看了眼周围掩嘴看笑话的人群,却是真个醒悟过来了。自己现在已经不是自己了,而是一个游戏人物。

牛云涛本人是个很睿智,很老成的人,他的脑子反应很快,一旦意识到自己方才的行为的不妥,给自己丢人了,立马便收拾了心态,虽然心中对推了自己一把的苟图依旧不喜,但表面上却毫不显露。

“哈!哈!不好意思,我确实有些混了,这游戏和以前的其他游戏比起来太过真实,我还真把这里给当成现实了。”牛云涛露出尴尬的笑容,那丝尴尬无论是谁都不会觉得这是刻意为之,尤其是放在这张胖胖的脸上,是那么的真诚和憨厚。牛云涛诚恳的道歉着,并向苟图三人介绍了自己,“我叫牛云涛,在现实世界里是一个公司的领导,手底下管了个把人,平时习惯在手下人面前咋呼了,倒是把恶习给带到游戏中来,在哥儿几个面前有些失礼,还望恕罪勿怪!”

牛云涛一边说着,一边也冲上来帮助三人搬抬鸡卫的尸体。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都这么诚恳的道歉了,还这么有眼力劲儿的上来帮忙,苟图三人又能如何冷眼相对?

这一转变反差是如此之大,令的周围的玩家们又是一阵羡慕的谩骂,针对的自然是那小胖子了,刚还剑拔弩张呢,怎么竟然如此这么一番就和那三人组混到一块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