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挑衅
作者:蓝玉狼溪 更新:2019-12-10

医院的所有监控画面都被调了出来,目的是为了寻找画面中那个从308病房出来,带走病人的大夫,当然,此时没有人会认为那个人真是大夫。 “那个人,你们谁认识?”杨宇盯着眼前的一排监视画面,向身边这些景祥医院的人问道。

“看不清面貌,没办法辨认是谁啊!”

一阵窃窃私语和互相猜测后,得出这么一个答案。

却也没出杨宇的预料,否则他也就不会提前下命令调出所有的监控画面来寻找那个大夫了。

就在这时,保安科的门被推开,一个身着警服,满脸精干的青年风急火燎的闯了进来。

“张辉,那边情况怎么样?”杨宇看了眼自己的得力队友,问道。

“从留下的痕迹来看,那人应该是从窗户爬上三楼的,虽然他对经过的地方已经做了处理,却还是留下了一些痕迹。在那栋楼的后面是个大花园,他要爬上去必须经过花园,但地上却没有留下任何足迹,不过我们找到了这个。”张辉提起手中两个铁盘晃了晃,那是护士们用来盛放东西用的。

“这是在花丛中找到的,正对着308房的楼下,有这种铁盘压过的痕迹,却没有任何足迹,那人应该是将这两个东西绑在了脚上。”

“嗯……将两个铁盘子绑在脚上,那可很不方便啊!而且还要爬上三楼,那会儿天已经亮了,他就不怕被人看到自己的奇怪举动吗”杨宇注意力仍旧放在监控画面上,听了张辉的汇报和猜测后提出自己的疑问。

“那里比较偏僻啊!或许恰好没人注意到。”张辉解释道。

“他既然可以光明正大的离开,为什么要煞费苦心的从窗户爬上去,他完全可以就那么走进去啊!”这是杨宇心中的一个疑惑。

既然那人能够那么从容的带着病人离开病房,难道就不能以此办法进入病房吗?为什么反其道而行,自找麻烦的从那边楼下爬上来呢?大白天的,那样更容易被人发现引起怀疑啊!

“这……可是这三层楼之间的窗户和墙壁上确实留下了攀爬的痕迹啊!他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呢?这也是我所疑惑的,也许他的目的正是如此,想要以此来迷惑我们。”张辉推测道。

“他将病人送到一楼后在那处死角都做了些什么?是有什么人在那里接应他吗?”杨宇未置可否,问了另一个问题。

“那边也已经查过了,有三个醒转的病人今天要进行检查,从那里的偏门儿出去。那几个护士和病人家属也都被询问了,并没有见什么可疑的人,那个大夫过去时他们并未留意,不过在那大夫重新回来时,床车上已经空了。当时那段时间只有一辆救护车从那条路上开过,再就没什么特别了。”

张辉歇了口气,继续说道,“那辆救护车我们已经找到了,它确实最可疑,那人很可能就是用那辆救护车将病人转移走了。救护车的出车司机、医生和护士我们已经完全掌控了,根据他们所说,是在接到了一条急救信息得到指令后才赶出去的。现在已经可以确信的是那条求救信息是虚假的,但出车的指令确实是真的。车上的人现在都还在审讯中,他们虽然拒不承认,可是根据情况分析,他们三人或其中某人很可能是那人的同伙,在此案中为那人提供了便利或者负责接应那人。”

“病人真的是通过那辆救护车送出去的吗?”杨宇沉思,救护车在出车时里面是很空畅的,除非这三人都是那人的同伙,否则绝对能够发现车中多了一个病人,可事实却是三人一口咬定没有什么病人,他们是空车出去的。

“该是通过那辆救护车送出去的,听那个司机说,救护车在开出去不久就出了一点儿小问题,中间耽搁了五分钟才继续上路的。救护车一般都要定期检修,这辆车出现问题的时间太蹊跷了,那病人也许就是被藏在救护车上的某处,在那五分钟之内被另行移走了。可惜那边来往车辆比较多,只能等交管部门一一排查之后才能进一步调查”张辉时不时翻看下手中的资料,一边根据已知资料简单分析着。

“藏在救护车某处?这……可能吗?”杨宇心中疑惑重重,没有与张辉多说什么,拉过一张椅子让张辉一起坐下细看监视录像的回放。

很快,所有关于那个扮作大夫的人的监控画面都给调了出来,看着画面中那个人的所作所为,保安和护士们不由掩嘴轻呼!

而包括张辉在内的几名守在保安科的年轻警察此时目光中都要喷出火光了,他们的脸上颜色精彩之极,时青时红,是变了又变。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他这是在向我们宣战!”

有冲动的小伙子已经忍无可忍的怒喝起来了。

不能怪大家接连变色,实在是这个犯罪嫌疑人的胆子太大了。从监控画面可以看到,当警察们赶来时他还未曾离开,一直就在跟前不远处观察着这群警察,时不时还会插上几句话。

甚至,他还和好几个警察聚在一起向他们解释着医院的情况。那会儿虽然包的不再那么严实了,却也恰到好处的遮住了自己的样貌。

那几个警察看着画面中自己和犯罪嫌疑人亲切交谈的场面,不由的生出一种冲上前去将那家伙从视频里拽出来暴打一顿的冲动。

其中脸色最差的要数张辉了,因为画面中,正是那个犯罪嫌疑人带领着他和其他几名警察走向北楼后面的花园地。

自己是被犯罪嫌疑人带着去看他自己作案的途径现场的,张辉有种吐血的冲动。

“混账!那个混账!他一定还在医院里呢”张辉暴怒着就要冲出去找那个人。

“不用去,他离开了。”杨宇沉静的说道,他很静,一直很静,在手下们惊怒变色的时候他依然沉着冷静着,这个年龄不满三十的年轻人有着和他年龄完全不相符的心境。

其他人也看到了,这是最后一组画面,是在医院大门处的监控摄像录到的。

那个人很从容的走出了医院大门,一边脱着衣服一边抬起了右手做告别状轻轻挥了两下,是冲着摄像头的。

那时间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前了,以那人的狡诈,此时就是去找,也不可能找到他的丝毫踪迹。

虽然怒火中烧,保安科的这几名警察心中都很清楚,此时就这样追出去,结果很显然,将一无所获。

这些警察的年龄都不是很大,但一个个精明干练,而且经验丰富,他们都是从各区县精挑细选上来的,是A市警察部门的一个特别行动小组,屡立大功。

这个特别行动小组是A市警察部门的一次创新,但不得不说这是一次很成功的创新。它完全是由一批富有朝气活力,具有丰富想象力,敏锐判断力的年轻精英们组建而成的队伍,从组建至今,各种疑难复杂案件侦破无数,引的全国上下一阵效仿。

原本,像景祥慈善医院发生的这种案情,是用不着出动这支队伍的,若非医院领导出面和警察部门的领导协商,让警察部门对此案加强了重视,也就是来几个普通警察职业化的询问调查一番,然后立案,走程序了。

恰巧特别行动小组最近闲的很,一听说市里盛产美女的景祥医院有案子,就心动的毛遂自荐了。可是谁也不曾想到,原本只是闲的无聊,抱着来医院看看美女护士爽爽眼的念头,都没将这案件当回事的一群精英们,却眼睁睁,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此次事件的犯罪嫌疑人给耍的团团转。

所有人的火气都被点燃了,这是他们小队成立以来从未遇到的事情,那个胆大包天的犯罪分子这是在明目张胆的挑衅整个特别行动组。

怒火燃烧中,整个小队成员的斗志也被一一点燃。

S省XA市,苟图留在了姑姑家,老妈在中午就一个人回去了。

之所以留下,苟图决定找个工作先。

XA市是S省的省会城市,经济发达,人口众多,为未就业人员提供就业的机会同样也多。

苟图在表弟的带领下决定先去招聘会逛逛,表弟也刚刚毕业不久,原本的工作不太满意辞掉后一直也未找到新工作。

然后苟图就大开眼界了,招聘会里人太多了,简直人山人海,苟图兴奋的不住找美女多的地方蹭,表弟实在劝不住也就耻于与他为伍了。

两人约定好汇合地点后就各自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