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暧昧
作者:低调的恶魔 更新:2019-09-17

无视丁兰那死不瞑目还在空洞得看着他的双眼,陈漠缓缓射出两枚冰锥,把丁林二女的尸体冻成一地碎渣,才转身而走。既然已经得到所需要的东西,那么这个张水永的手下当然不能留了,难道给她通风报信的机会?现在陈漠和肖柳要做的就是把所有可以进入夏娃会所的那些女人统统杀光,不给她们有机会去通知张水永。等陈漠觉得合适的时候,再用鲜血浇灌瞳,来通知张水永回来。 “滴”,陈漠用房卡刷开房门,发现肖柳没在房间,只有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嗯?大美女在洗澡?想象着肖柳那凹凸有致的身材,陈漠忽然觉得一种火热从下身涌起。但想起肖柳那把地狱火焰之弓,到底还是不敢造次,可惜心中实在是yu望难耐。陈漠双眼黑芒一闪,心灵之眼发动,死死的瞪着浴室门。精神力集中之下,浴室门被慢慢的虚化了,心灵之眼果然可以透视!

肖柳显然心情不错,哼着小曲在搓洗全身,在淋浴水声的掩盖下,失去了往常的那份警觉防备,根本没有注意陈漠开门进来。更没有想到的是,陈漠居然可以使用心灵之眼偷窥她洗澡。

这边陈漠高兴异常,找了个沙发坐下,翘起二郎腿细细的欣赏起美女洗浴图来,虽然只是看,但那也是极品御姐,过过干瘾也好。一直到肖柳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陈漠依然沉浸在YY中,居然没有反应过来。肖柳显然也没想到陈漠正对着浴室门高坐,一双眼睛更是瞪得比铜铃还大,直直的看着自己。

两人就这么相互对看了几十秒,直到肖柳脸上腾起一阵羞怒的红云,陈漠才反应过来。一声怪叫:“哎呀,原来你在洗澡,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陈漠迅速的站起身来,如同火烧屁股一般冲出浴室前的小厅,身后传来肖柳恼怒的喝骂声:“你这个死色狼,混蛋!”看着被大力关上的房门,肖柳羞怒的脸蛋上居然浮现出一丝笑意。

重新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肖柳来到客厅,陈漠正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在看电视,看到肖柳过来顿时有点心虚的更加关注电视了,好像电视中有什么特别精彩的节目一般。肖柳忽然觉得有些好笑,这个家伙似乎很像初哥!她却不知道,若不是她实力太过强悍,只怕陈漠早就把她强行推dao了,暗黑BOSS可没有那些世俗的法律来规范他们。

“陈漠!”肖柳轻声唤道,“嗯?”陈漠答应了一声,眼睛却还是盯在电视上没有移开。“陈漠!”肖柳又喊了一声,陈漠忽然觉得她的声音有些嗲嗲的,顿时一阵毛骨悚然,更不敢再看她。肖柳怒了,一声大喝:“陈漠!”同时一脚就踢了过去,陈漠反应快速无比,单手在沙发上一撑,整个人腾空而起落在沙发背后,当然那张沙发是经受不起他的怪力,一下被按了个大洞。

肖柳心中好笑,面上却故作奇怪的说道:“你干什么?反应那么大?过来帮我吹头发!”说完收回长腿,就坐在被陈漠按了个大洞的沙发上,披散了一头湿淋淋的长发,等着陈漠上来。

陈漠迷迷糊糊间拿了电吹风走到了肖柳身后,闻着肖柳身上那刚刚出浴之后的香气,手上的火红长发带着丝般触感,陈漠不禁有些意乱情迷。电吹风的哗哗声中,陈漠居高临下的望下去,从肖柳的衣领空隙间,可以看到两个雪白的半球把胸衣撑得鼓鼓的。柔嫩的肌肤仿佛吹弹可破,一捏出水一般,精巧性感的锁骨无一不让陈漠yuhuo焚身,恨不得扔下电吹风,伸手探入其中好好的抚mo把玩一阵。

肖柳突然问道:“你那事办得怎么样了?”陈漠还在欲火中煎熬,闻言回道:“很好,很嫩,很滑,很性感!”话音才落,就清醒过来。肖柳初听还有点迷惑,问道:“你说的什么啊?”突然反应过来,仰头看过去,脸上似笑非笑的说道:“好啊,居然敢调戏我起来了!”

陈漠一惊,看着眼前的美女,星眸中未见恼怒,红唇半张不张,被电吹风吹乱的长发批垂下来,遮住了一半白玉般的脸颊,性感妩媚,风情万种。想起刚刚偷窥到的香艳场面,陈漠又觉得口干舌燥起来,有心想扑上去又怕被火烤小鸡鸡。

肖柳看了陈漠半响突然“噗嗤”一笑,转过头去说道:“你怎么了?我问你今天出去办的事怎么样了呢!”陈漠努力定了定神,把肖柳的黑暗诱惑驱散,心中暗恨:总有天老子比你强的时候,哼哼!嘴上却是把从丁兰口中得来的消息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同时也把自己的打算讲了讲。因为张水永手下女人们的不团结和争权夺利,等发现大姐丁兰再次失踪后,肯定还会去夏娃集会商量。两人找好时机潜入夏娃,正好来个一网打尽,这些人的战斗能力实在是太弱了,简直不堪一击。

以陈漠和肖柳如今的能力要潜入夏娃这种私人会所简直是易如反掌,果然,到了晚上陆陆续续的有女人开始来到顶层。只是等她们坐下后,陈漠通过心灵之眼发现不过才来了十多个,按照丁兰给的信息应该有三十多才对。难道说另外那些女人发现不对劲,开始自危闭门不出了?陈漠并不在意,来到夏娃的前提主要是阻止她们通知张水永,最好可以夺到瞳。剩下的那些女人,只不顾是多费些手脚而已。

在女人们彼此推脱责任,想要推举出一个替罪羊来通知张水永时,陈漠和肖柳施施然的从门口走了进来。两人一进房间就被正对着门口那面墙上的一幅巨大裸女画给震到了,陈漠被震到是因为这幅裸女画中的裸女居然是肖柳!这幅画居然还是类似浮雕一般的凹凸有致非常具有立体感,陈漠又看了看满墙的**道具,对那张水永的敬佩犹如那啥水一般滔滔不绝,居然能把肖柳这种女王类的女人做个浮雕画挂墙上,估计他在和别的女人XX的时候一直在YY是肖柳吧。转头看了看满脸恨意的肖柳,陈漠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肖柳对张水永恨之入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