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济北集团
作者:低调的恶魔 更新:2019-09-17

(不要嫌我烦,不要嫌我吵,不要脸的我就要票,今天推荐能到2500票,偶就加更) 肖柳这种类似不负责任的话让陈漠心中暗怒,带着责问的语气说道:“你既然说是你的敌人,难道你对张水永就只有这么点了解?你不会是把我拉来做肉盾吧!”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肖柳轻轻说道:“他是我的敌人,以前我也就是避着他而已,哪里会去了解他。你要知道在暗黑BOSS的世界里,你打探另外一个BOSS的信息,要么就是实力相差太大,对方忍了。如果实力差不多的情况下,那就是准备开战的信号,没有人会轻易的去打探另外一个BOSS的信息,明白了吗?”

陈漠不解的问道:“既然是敌人了,你还为什么要避着他?你和他在暗黑帝国应该都是有靠山的吧,直接开打就是了,你不是说他比你弱吗?偷袭,闷棍,挑衅等等,随便找个办法弄死他就完了,哪来那么多事啊?”

肖柳苦笑,摇摇头没有说话。陈漠不由起了一丝好奇,又问道:“你和那张啥是怎么结仇来着?你们的背后势力也不出来调停?就任由你们这样闹?你先前不愿意建设领地也是因为他的原因?”

肖柳忽然有些忸怩,脸上飞起一道红霞,但眼中却是凶光暴涨,手中捏着的椅子把手上突然冒出一股焦糊味。陈漠不由打了个寒颤,摸了摸鼻子,打着哈哈说道:“呵呵,既然你不方便,咱不说这个,就当我没问好了。呵呵,你说我们现在就在这里等那私家侦探?”陈漠眼见肖柳神色不对,自己似乎问到了她的痛处,这种女王类的女人发起脾气来只怕自己要糟糕,赶紧转移话题。

陈漠心中不乏恶意的想,难道这肖大美女被那张啥的推dao过,强行推dao?要不也不会一问到如何结仇,就露出这么付奇怪的神色。好奇心可以杀死一只猫,好奇心同样可以杀死BOSS,陈漠决定这个问题放在心底,再不拿出来问。除非,除非自己的力量可以牢牢压制住肖大美女!

肖柳没有答话,似乎还沉浸在回忆中,陈漠也不敢再去揭人疮疤,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一种叫做尴尬的气氛在空间里流动。幸亏,房间的电话响起了,陈漠过去接听之后却是下面的大台服务员打来,说是有份资料指明送给房间的客人,可否现在送上来。

看过私家侦探送来的资料,陈漠和肖柳原本轻松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按照资料上所说,就算是济北集团的BOSS张水永离开了,他手下的势力仍不是两人可以轻易撼动的。冒冒然的冲杀进去,只怕才消灭对方一小半的力量就会被反包围,人海战术的堆积下,两人只怕只能狼狈而逃了。这种偷袭自然不能再有第二次,对于暗黑BOSS来说,一旦开战那就是不死不休的情况。

冰城是个大城市,远不是陈漠那个县级小城市能相提并论的,张水永占据这个地级大城市的一半,势力之大可想而知。如果没有私家侦探的资料,陈漠两人杀进去只怕连一个重要人物都找不到。肖柳请的私家侦探是个高手,送来的资料厚厚一沓,基本算是把济北集团的各种人事关系,产业结构都调查全了。

但是私家侦探可不负责帮你分析,大量资料杂乱无比,济北集团员工足有上万人,在冰城都有好几个摊子,一般人只怕会看得头昏脑胀不知所云。幸亏陈漠和肖柳都不是普通人,暗黑力量核心给予他们充沛的精力,同时陈漠也曾是成功人士,肖柳也是女强人类的精英。两人在大量资料中寻找济北集团中的重要人物,毕竟杀死那些精英才能从根本上摧毁济北的根基,那些底层炮灰哪找不到。

陈漠自己也是有领地的人,同样也在学习着对方的领地管理经验,济北集团高层共分明暗两处人员。明面上的高层人员负责集团的商业运行,对外活动,面对世俗的各种利益关系,这些人基本都是张水永通过猎头公司挖来的企业精英人员,并没有经过黑暗转化,就算面对光明力量也是可以拿的出手的。而暗处的企业高层人员就不一样了,大部分都是冠于股东,荣誉董事,企业顾问之类的名号,虽然没有实职,但实权颇大。对济北集团的决策有相当大的影响,他们就是类似陈漠手下蔡世杰那种的直属手下,也就是张水永势力的精英份子,根基所在。

但其中有个女人引起了陈漠的好奇,这个女人叫洪莉莉,资料中只有她的背影照片,并没有正面照,但依然可以看出是个风姿卓越的美女。这女人是济北集团的智囊库领头人,根据资料上所说,近年来济北集团大部分决策都是出自于她手,更亲自组建了济北医药研究所。平时深居简出,很少露面,但洪莉莉毫无疑问的是济北集团举足轻重的一个人物,甚至可能相当于小丫头陈丽丽在陈漠势力中的地位。

陈漠轻轻敲打着洪莉莉的资料,对面的肖柳闻声望了过来,陈漠用手中的水笔在洪莉莉的照片上重重的打了个叉。说道:“我建议,摧毁济北集团的势力,必须从这个女人开始!”

肖柳拿过洪莉莉的资料,细细的看过一遍后抬头问道:“什么理由?”

胸有成竹的站起来,陈漠说道:“很简单的理由,她好杀!整个济北集团拥有炮灰应该在三千左右,精英级的人物也有上百,极端不好惹,就算是张水永离开了也一样。但是,我很奇怪,济北集团的高端力量极度缺少,而且张水永的直属手下大多都是女人,其中更没有强大的实力派。大多数人手中只掌握了很小的力量,在单独来说,对我们根本起不到任何威胁。这些女人中,这个洪莉莉的力量最为弱小,除了在她住宅里有两个保镖之外,几乎就是单身一个人!”

转身面对肖柳,陈漠眼中精光闪烁,语气轻松的说道:“况且,我分析了一下她的资料,洪莉莉在济北集团的地位很是重要,集团很多重要的决策都是由她制定。这么说吧,如果硬要在我领地中挑一个人出来和她相比,那就是陈丽丽!如果能在不惊动旁人的情况下杀了她,正好可以执行我刚刚才想到的一个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