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寒冰破
作者:低调的恶魔 更新:2019-09-17

愤怒冲向陈漠的库尔班心中很后悔来和陈漠火拼,耳边听着兄弟们的痛苦惨叫声,以及僵尸那吞咬血肉咀嚼声,库尔班心中的恨意完全集中在眼前这个年轻人身上。嘴里狂叫道:“小杂种,老子和你拼了!”状如猛虎的往陈漠扑来。 冲到陈漠面前,借着火光突然看清楚陈漠那诡异的黑眼和嘴边的獠牙,“噗通”一个收势不住,摔倒在地。勉力抬头望向陈漠,嘴里喃喃的说道:“你不是人?你不是人!”陈漠嘿嘿狞笑,一手把他从地上提起来,说道:“交出你的灵魂吧,我可是很期待!”

一把扔开已经干瘪无比的库尔班尸体,陈漠仰天长啸,鲜血从他的獠牙处涔涔而滴。好美妙的灵魂,难道说拥有信仰的人灵魂会特别有力量吗?吸取了库尔班灵魂后感觉自己又强大几分的陈漠看向另外一个,那个热哈曼是真主狂信徒,金色名字的灵魂,应该会更加美妙吧。

混乱无比的战场中,热哈曼无疑是最活跃的一个,倒在他刀下的僵尸已经有了三头以上。他不像库尔班那样拿刀使劲去剁,他早已看出来僵尸们行动缓慢的弱点,仗着自己速度快捷,只用马刀去劈砍僵尸相对瘦弱的手足。这种方法显然很有效,只是苦于热哈曼是哑巴,虽然发现了僵尸弱点并利用了起来,但在这乱成一团的场面里却无法教给别的兄弟。

热哈曼早已看清楚场中的僵尸不过才上百个,所以对陈漠把出口封住并不担心。在这里的兄弟有七八百人,哪怕有一半人存活下来,也能堆死陈漠了,还会怕他封锁出口。只是无法说话的他很无奈,只能看到身边哪个兄弟危险了就过去帮忙,以身作则的教给他们如何对付僵尸。很快,在热哈曼的身后就聚集起了一个小团体,甚至有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的趋势。

陈漠有点惊讶,如果不是自己要吸取热哈曼的灵魂关注到他,再过个几分钟,场中形势只怕会逆转了。陈漠那百来个僵尸对付这七八百手持武器的彪形大汉,如果不是库尔班自作聪明打开强光灯照了个清楚,从而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在心理上惊惧无比,导致手软使不出力,才使得场面一边倒。如果早有心理准备的话,除非陈漠不怕暴露秘密,亲自出手,但也无法达成全灭的效果。

此时让热哈曼只组织起十几个人,场面中形势就大变,这十几个人一齐动手对付一头僵尸,哪怕是进化过的僵尸也不是对手。毕竟僵尸的数量太少了,僵尸们最害怕的就是手持武器的普通人集合起来,形成有效组织对付它们时。只要不是数量上太过悬殊,僵尸们移动缓慢的弱点就成了致命伤,迟早会被人类杀的一干二净。

热哈曼组成的小团体中,除了热哈曼本人是哑巴无法说话,只能埋头苦砍外,剩余的那些大汉都呼啸高喝,让周围的兄弟速度来会合。在他们刀下,已经倒下了两位数的僵尸。僵尸们是不知道害怕这个词的,对于它们来说,没有陈漠的命令就会不停歇的进攻进攻再进攻,更何况还有血肉yu望的驱使呢。

很遗憾的是,陈漠制造的僵尸似乎没有传说中的传染性,被僵尸咬到的人除了受伤痛苦,却不会变成僵尸。其实陈漠一直在怀疑,如果真的如同生化危机里那样,自己以后要用什么来喂养僵尸?被僵尸咬过就变成同类,那僵尸在当时咬过就不理那人了?这好像不大可能吧,肯定是要被僵尸啃个精光的,那还怎么传染?再说了,如果人类都变成了僵尸,自己就算成为僵尸之王,那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正因为这种原因,陈漠一直在控制着僵尸的数量,不敢过多的去制造僵尸,如今见僵尸可以进化,他也就放下一个心思。只要僵尸能够持续的进化,也不用担心因为僵尸数量过少而无法形成战斗力。

这时热哈曼又发现一个兄弟被僵尸压倒在地,正在奋力挣扎抵抗着。热哈曼手中除了马刀之外,还把自己的随身小刀也拔了出来,这是他发现自己不能说话无法指挥后想出的办法。双刀重重的一个交击“珰”的一声脆响,热哈曼长刀往前一指,身后的数十名兄弟以他为箭头,就向那僵尸冲去。

一个年轻人似缓实疾的拦在他们面前,热哈曼定睛一看,认出这就是当时来约战的年轻人,什么魔宫的成员。从陈漠那不正常的眼睛和嘴边的獠牙可以看出,对方就是这群僵尸的领导者,只要杀了他,自己这些兄弟就能活下来,甚至统治整个东江市。

火热的信念让热哈曼心跳加速,长刀挥舞中带领着兄弟们向陈漠杀去。陈漠轻轻冷笑,单手平平伸出,手掌上蓝光闪烁,背后那雪花虚影淡淡的现身。自从陈漠的冰冷掌控升至中级后,陈漠对幽灵一击衍生而来的寒冰力量更加的熟悉,能够马虎自行催发出来。但是还做不到像肖柳一样轻松自如,随心所欲,要做到像肖柳那样,应该是冰冷掌握高级了吧。

看着眼前疾冲而来的众人,陈漠左脚用力蹬地,猛然发力反扑上去。一拳打在最前面那位大汉的胸部,蓝光一闪,一种类似玻璃破碎声响起,这个大汉从被陈漠击中的地方开始,整个人变成了一座淡蓝色的冰雕。其余人被这种诡异的现象惊住了,呼喝吼骂声都窒息在喉咙里,热哈曼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士气被陈漠一击而碎。

陈漠看着周围战战兢兢的人,轻蔑的笑了笑,抬手轻轻一个弹指击在变成冰雕的大汉眉心。“叮”一声脆响,这大汉的头部如同打破的水杯一样,被冰冻住的外壳就是水杯壁,里面的脑浆血水就是水杯中盛着的水。被陈漠一个弹指点碎,一团红白相间的花朵盛开,犹被冻住的无头尸体依然矗立不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