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我就是恶魔
作者:低调的恶魔 更新:2019-09-17

也许对周家的仇恨太过深刻的原因,当陈漠看到周老头被一群人压倒在地猛啃时,心中的爽快远远要比吸收暗黑力量强许多。当然陈漠也发现原来背叛原本主子同样是堕落的一种,看来引诱堕落的方式多种多样,并不仅仅局限在引诱光明者堕落从而获得力量。可为什么肖柳没有这样的指点呢?是她保留了一手,还是她自己也不清楚? 陈漠仔细的思索,从肖柳对自己的指点来看,倒是不像保留一手。只是暗黑BOSS们都是自私的,谁会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想,这个发现让陈漠对后续和肖柳的合作多了几分戒心。

看着眼前那些一个个嘴里咬着血肉,用小狗看主人的眼光眼巴巴看着自己的人,陈漠心中忽然起了一阵暴虐。门外传来阵阵尖叫和哭求声,一个人从门外扑进来跪倒在陈漠脚下,猛地叩头说道:“主人,周家残余的老小都已经抓到了!”却是那个金丝眼镜。

陈漠感到好笑,送上门来的小弟?还以为都是战争时期拉不到人的年代,连主人这种肉麻的称呼都出来,这家伙不会是YY小说看多了吧。一把把金丝眼镜从地上拎起来,不怀好意的问道:“眼镜兄,你想当我的小弟?”

金丝眼镜被陈漠那纯黑色的眼眸盯着,只觉得一股冷气从尾椎骨上冒起,忙连连点头称是。陈漠邪笑一声说道:“很好,那就先当我的食物吧?”啥?眼镜同学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看到陈漠嘴里的獠牙又伸出来时,才知道原来陈漠是要把自己给吃了!急惧之下,眼镜手脚并用的挣扎起来,只是陈漠现在的力量何止是他的十倍,又岂是他能挣脱得来的。

陈漠丝毫不顾眼镜的挣扎痛呼惨叫,自顾自的一口咬住他的脖子,几乎是转眼间,眼镜的身体就干瘪了下来。一众还叼着周老头肉片的人都看傻了,有几个连嘴里的肉块都掉地上了还不得知。门口一声女子的尖叫,陈漠放下已经彻底干瘪的眼镜尸体,轻轻的说了句:“鲜血和灵魂真是美味无比啊!”一群人被陈漠那诡异的语气和神情吓的发抖。陈漠转过头去,发现周家剩下的五口人都被僵尸们推挤着逼了进来。

发出尖叫的女子陈漠忽然觉得很眼熟,仔细看过去居然是小时候的同学沈晶,还记得当年陈漠也很喜欢还是小萝莉的她,没想到居然成了周军的老婆。来的五个人中三女二男,除了沈晶和另外一个小萝莉陈漠不认识以外,另外三个都是陈漠小时候很熟悉的人。表现还算镇定的是陈漠小时候还很亲热喊婶婶的周老头的老婆,怀抱着一个中年美妇的是周老头的亲兄弟,小时候经常来陈家,而那个应该是被僵尸吓晕的中年美妇就是他的妻子了。

这些人原本就被如此多的僵尸吓到了,此时见陈漠把人吸到干瘪的恐怖场面,能站稳已经算是胆大了。陈漠轻轻低下头,自言自语道:“也许你们已经不认得我了,在当年我们还是多么亲密如一家人啊。”陈漠原本是想要问个清楚到底是为了什么,亲如一家的周陈两家会翻脸到如生死大敌一般。但等陈漠得到在监狱中的亲人都被害死后,已经不再需要原因了,唯一需要的就是把周家连根拔起,杀个鸡犬不留。

陈漠对几个簌簌发抖的女人丝毫提不起同情心来,大步走到滚倒在地的周老头面前,周老头一身名贵的手工唐装已经被撕扯的破烂不堪,脸上多了好几个血洞还有一些牙印。显然是因为后来者发现老头的脸上已经咬不到什么肉了,转而去进攻别的地方了。周老头两个耳朵早已不见,全身各处伤口处处,皮肉翻卷,不过让陈漠感到惊奇的是老家伙居然还有气,没死!

陈漠轻轻的俯下身去,靠在周老头的耳边说道:“其实你说不说理由我都无所谓,就算有幕后黑手又怎么样?知道我最恨什么吗?我最恨的就是窝里反,自家人打自家人!”周老头的上下嘴唇已经被咬掉,口水混着血水不受控制的流满了整个下巴,已经没有办法再吐字清楚了,只是咿咿呀呀的似乎在骂着陈漠。

陈漠不以为意的继续说道:“你知道我下面想干什么吗?你也许能猜到些了,你家的女人还不少,我手下那么多人,你手下也有那么多人,还不知道这三个女人能不能受得了,哈哈哈!”陈漠得意狂笑着站起身来,转头对那些嘴里还含着肉的人们说道:“去,把那三个女的都扒干净了,一个个的上,谁的持久力最强,就可以活下来!”如果开始咬人肉还有点让他们迟疑,现在这强暴的活男人哪个不愿意,又不是自家的女人,更不用说其中有不少人或许早就对周家女人有过性幻想。

在男人们兽性大发的吼叫声中,周家几个女人微弱的惨叫声如同大海中的几朵小浪花一般瞬间消逝,男人们就连周军的女儿那个才不过几岁的小萝莉也没有放过。陈漠漆黑的眼眸中没有半点同情,看着周家剩下的那个男人如同抵抗暴雨巨浪的小舢板一样,在眨眼间就被男人们暴打在地,随后无数只脚就踩了上去,眼看是不能活了。

脚上一紧,陈漠低头看去,发现满身鲜血的周老头居然用残缺不全的手死死抓住自己的脚,还似乎想用力把自己掀倒在地。陈漠好笑,一个重伤垂危的老头想把自己这个暗黑BOSS掀翻在地?老头努力翻着眼睛看向陈漠,漏风的嘴里咕哝着什么话,陈漠低下头去听了好久才听出来是“你这个恶魔!”这几个字。

陈漠听清楚老头的话后,仰天大笑,嘴角的獠牙似乎是在示威一般闪烁着光芒。一把拎起老头,陈漠黑色的眼中满是嘲讽的吼道:“你看清了没?我现在已经是恶魔了!哈哈,我现在就是恶魔!”又看着周老头狞笑着说道:“你看我还像人类吗?不过我看你也忍得够久了,把你解决了吧!”手上轻轻用力,捏爆了老头的脑袋,红白相间的脑浆血水溅了陈漠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