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邪恶的诱惑
作者:低调的恶魔 更新:2019-09-17

(今天天魔家里要装窗帘,可能有点小忙,先一更!) 云怜舞苍白的脸色在肖柳的注视下慢慢恢复了血色,轻轻站起身来,抚平因为久坐而弄皱了的裙子。云怜舞向肖柳鞠了个躬,平静的说道:“怜舞先谢过肖小姐的帮助之意,只是我有我的原则,有些底线我需要坚持。在怜舞的心中,是不可能出卖自己的,谢谢!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下去了!”转身再没看两人一眼,直接推门出去了。

陈漠和肖柳两人愣愣的坐在那里,良久,陈漠突然大笑,指着肖柳说道:“这就是引诱?好像失败了!”其实在肖柳说让云怜舞陪自己一夜时,陈漠心动了。肖柳银牙暗咬,有点恼羞成怒的说道:“我又不是真的让她和你上chuang,这只是一个教材,懂不懂?”陈漠收敛了嘲笑的意味,万一惹怒了这位女王情况可不妙。两人倒是谁也没把云怜舞放在心上,陈漠也仅仅是心动而已,现在最要紧的是提升实力。

肖柳又说道:“你应该看清引诱的具体程序了吧,重点就在于如何引诱出对方的yu望和负面情绪,一旦成功你会得到强大的负面精神力量。唉,那种感觉,实在是让人无法忘怀,你会深深的迷恋上的!”

陈漠疑惑的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去多多引诱别人堕落呢?以你本身的优势又有黑暗诱惑,应该很容易的!”

肖柳有些无奈的说道:“我现在的实力已经到顶峰了,无法再通过吸取灵魂或引诱堕落来提升了,就算能提高也是很小很小的一点,无法突破更高层次!”陈漠会意的点头,看来从亮金到暗金还是需要别的机缘,并不是随便能提升的。

肖柳看陈漠能理解,满意点头说道:“在你进行提升实力前,还有件事情要做,很重要!”见陈漠不解,又解释道:“你有没发现你在得到暗黑力量后是否性格和以前改变太多?是否yu望被大大加强了?”

陈漠仔细回想,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自己为了复仇可以忍耐一切,最近以来再没有以前那种小心翼翼的心情了。暴躁,好色,贪婪那些yu望无时无刻的占据着心灵,连复仇的yu望都减弱了许多。难道是被原来BOSS的意志影响了?陈漠的脸色逐渐凝重起来。

肖柳摆手说道:“你不用太担心,这只是黑暗意志对你心灵的影响,不是BOSS的意志。但为了避免黑暗意志对你产生更大的影响,你先要把自己的,嗯,用我们夏国的话来说就是本心给解脱出来,别引诱别人不成,把自己引诱堕落了!”

陈漠忍不住问道:“我们不是已经堕落了吗?难道说我们还会堕落,那是什么后果?”

肖柳似乎也显得迷惑,不确定的说道:“我们不算堕落,具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堕落者和我们不一样。他们完全的被黑暗意志操控,眼中只有杀戮,残暴,就和光明者中的光信者一般,甚至更为厉害!”

孙向宏很苦恼,作为教师职业的他近乎是滴酒不沾的,不止是酒,任何会影响到他身份的不良爱好他是不会去碰的。在学校,他被同事们称为圣人。只是圣人也是人,也有喜怒哀乐七情六欲,因为房子和职称的事让圣人也下凡了。他现在就坐在酒吧的高脚椅上在自斟自饮,借酒消愁。

“借酒消愁愁更愁,兄弟,酒不是这么喝的!”孙向宏转头看去,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坐了个年轻人,一身黑色的皮草,就算是在酒吧里,冷俊的脸上还是戴着一副太阳镜。斜眯着醉眼,孙向宏大着舌头哼道:“我爱怎么喝就怎么喝,要你管?”

年轻人当然是陈漠了,经过半年的时间,在肖柳的教导和启发下,陈漠终于对自己的能力有了一个大致的把握。自己以前到底还是太想当然了,总是把游戏和现实分不清。暗黑力量不仅仅是表现在明面上的,各种能力都有着强大的扩展方向。原本干坐在邪恶旅馆里那是那么的傻笨,用肖柳的话来说,你难道认为坐在山洞里一直没人来和你战斗你就会升级了吗?

尸体发火身为僵尸王者,天生就具有噬体的力量,这种力量不仅仅是用来恢复伤势,还可以制造大量的低级炮灰。如果配合上吸取灵魂,在不怕世俗政府干预的情况下可以轻易的提升实力,根本不需要动用黑暗转化。至于领地,因为暗黑帝国的原因,肖柳并没有建立领地,所以无法给陈漠太多的帮助。但肖柳说,暗黑帝国的总部应该就是领地的一种,那简直是一个单独的小世界,强大无比。

经过半年多训练的陈漠,迫切的需要体验下各种能力的用途,在到达小弟所开酒吧中时,正巧看到了孙向宏在喝闷酒。敏锐之眼的能力下,陈漠既然发现这人是光明坚定,那就使用次引诱堕落吧。

陈漠没有为孙向宏的醉话动怒,反而笑眯眯的举杯和他碰了一个,说道:“老兄,我看你也是个知识分子,怎么来这里喝闷酒,这样喝法会伤身体的!”

陈漠口中的知识分子四个字显然触痛了对方,孙向宏猛地喝了一口酒,气冲冲的说道:“什么知识分子,狗屁,那都是狗屁啊!名头上好听,用到的时候就不值一文了,哈哈!”

陈漠继续问道:“哎,那可不一定啊,我这人没什么文化,但最是佩服你们这种真正的知识分子了,来大哥,我们喝一个,你要有什么苦处也好和我谈谈,说不定小弟还能帮上忙!”非但把知识分子的帽子死死的扣住了孙向宏,更是已经拉近到了大哥和小弟的关系,陈漠这半年训练还是很成功的。

处在人生最低谷的孙向宏被陈漠打动了,两人干了一杯后,开始大倒苦水。什么学生不听话啊,学生家长欺负人,学校校长福利发放不公,职称评定要关系钱财,老婆孩子因为各种原因而责怪丈夫父亲没有能力等等。

看孙向宏都已经喝得醉眼茫茫了,陈漠终于露出了笑容,因为在敏锐之眼的观察下,孙向宏的光明坚定已经变成了光明,没有了坚定。陈漠说道:“那确实,现在这个社会是什么都要关系,孙大哥啊你就是太理想主义化了,世人皆醉你独醒,未必是好事啊。需要改变啊!”

孙向宏茫然的接口,说道:“那要怎么改变?”陈漠暗暗冷笑,这样就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