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引诱堕落
作者:低调的恶魔 更新:2019-09-17

陈漠被肖柳的话说得一怔,这不就是夏国古老传说里的借尸还魂?肖柳苦笑着说道:“不过你不用太过担心,因为只有非常强大的BOSS才会有意念残留下来,像你这种偶尔有些影响也无伤大雅。其实论起实力来我们要远远比光明势力强大的多,但因为那些前代BOSS的影响,我们BOSS之间并不团结。就算是暗黑帝国这个庞大的组织里面,各种权利斗争也都是复杂无比,甚至都分成了好几派。我的仇人那是暗黑议会里议会成员的直接属下,实力和势力都非常的强大,我因为不愿意牵涉朋友,只能只身避开他。” 又有些意兴萧索的叹了口气说道:“如果你愿意与我合作那是最好,到时候我们能杀了他,相信他的暗黑核心能给予你不少帮助。假如你不愿意帮我,那也就算了,我还是会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说完后,肖柳手中的地狱火焰之弓化为一道火光消失在她的身体里,双臂抱胸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显然暗黑帝国里那位仇人给了她太多的压力,让如此刚强的女子也情不自禁的露出了软弱的一面。

陈漠皱着眉头思考,暗黑帝国的势力绝对是强横无比的,能称为帝国的势力怎么也不可能弱。而且还是对抗光明力量的大本营,甚至还有神的存在,肖柳的仇人是议会成员的直属手下,议会成员的力量近乎与神。这笔买卖不好做!

那么不帮忙呢?先不说肖柳会不会真的她知道的全部告诉陈漠,光她向暗黑帝国那个组织打上一个报告,自己也是吃不了兜着走。好一点来说,加入暗黑帝国,那迟早都会加入其中的某一派,陷入无休止的权利斗争中;坏一点来说,自己的冰冷掌控力量核心或许会被拿走,让别的暗黑BOSS,比如肖柳的那位仇人来吞噬掉。

既然肖柳能和她的那位仇人周旋了这么久,甚至肖柳敢去找陈漠杀了那位仇人,那么肖柳在暗黑帝国里所属于的势力也不会弱到哪里去。最少不会比那位仇人弱,双方应该处于持平阶段。看肖柳仅仅成为BOSS也不过三年时间,但她能知道这么多东西,如果背后没人那才叫奇怪了。无论是为了以后的日子,还是为了眼前的实力提升,富贵险中求,干了!

陈漠咬咬牙,说道:“我要提升到什么程度才可以帮到你?”

肖柳对陈漠的识趣显然很高兴,说道:“在我的指点下很快的,就如你的敏锐之眼得到的信息所说,等你成为暗蓝色名字的时候应该可以了!我先给你说下该怎么提升实力,你也是实在太不努力了,居然这么长时间了还是这点水平!”

BOSS能力的提升有着多种渠道,而最有效的莫过于吞噬灵魂和引诱灵魂,当然杀死同属性的BOSS吸取他们的力量核心那也是一步登天的好事。只是这种事情容易度不好掌握,甚至会引起BOSS之间的战争,所以一般情况下不会使用。

而吞噬灵魂来提升实力要求比较高,因为灵魂品质的不一样,吸取到的力量也是有差距的。金色灵魂和绿色灵魂几乎都是万中挑一,甚至一般都是在一个对某地方有巨大影响的人身上才有。这些高品质灵魂的人一般都寄托了大量普通人的信念,比如一些主政一方的官员,大公司的老总,有众多粉丝的明星等等。当然神选光明者的灵魂基本都是高品质的,所以一旦有机会杀死光明者就必须要击杀,不但减少光明方的力量,还可以提升自己的实力,神选光明者也不是无穷无尽的,杀一个还是会少一个。

那么对于现在的陈漠来说,最有效的提升实力办法就是引诱灵魂。把一个光明,纯洁,干净的灵魂引诱堕落,引诱这样一个灵魂堕落时,需要激发它的yu望和负面情绪。当这种灵魂堕落时,在它堕落的过程中所散发出来的大量黑暗精神力量会被BOSS吸收,越是坚定的信仰光明的灵魂,在它堕落时所爆发出来的力量越是强大。如果能够引诱一个神选光明者中的狂信者堕落,那他在堕落时爆发的力量足以使陈漠直接成为金色名字的BOSS,虽然那种事情几乎不可能发生。

要知道人类本身就是光暗两体的,在人类的心中永远有着美好光明的一面,同时也有着邪恶黑暗的另一面。从来不会有任何一个人类会天生是光明信仰者,会天生是为了压抑自己为别人而活的。一个所谓的好人,慈善的大好人,他在走向美好光明的时候必定是在压制着自己的yu望和邪恶。而所有的人类在出生时不会去选择光明或者黑暗,在成长时所受到的教育,后天的培养才形成了他们日后的邪恶或者善良。一个越是善良的人,他心中的邪恶也越是同样的巨大,一旦被引诱成功,多年被压制的邪恶必然会爆发出更加强大的力量。

陈漠思索着,人性本恶和人性本善原来都是假的,人天生就是带有善恶的两面性。神选光明者应该是善良面比较占据优势的那种吧,也许他们也有渡人向善后得到光明力量提升的能力吧。是谁创造了人类这样一种矛盾的生物呢?人的两面性正好应对着光明和黑暗两方,看似巧合一般的成为了光暗双方对抗的工具,不会光暗双方的神创造了人类吧?

肖柳在一旁娇媚的说道:“你现在就是需要去引诱那些善良的灵魂堕落,也许我该给你个示范,在这个丽花皇宫里刚好有这么一个很好很好的灵魂!”

这是一个淳朴清纯如同田野里一朵小白花一样的女孩,就算是在这雍亚大气,奢华万方的丽花皇宫里;在这有无数美女花枝招展,如同百花争奇斗妍的丽花皇宫里,她依然是一株与众不同,怯怯柔弱而又挣扎求生的小野花。一身简单普通甚至可以说是廉价的连衣裙,自然垂下乌黑亮丽的披肩长发,没有任何化妆不做任何修饰的素颜俏脸。带着一丝自怜,一丝自尊,虽然双手捏着裙角,但身体依然站的笔直,俏脸上有着被肖柳突然喊来的紧张,有着对肖柳的羡慕,但更多的是一种可怜咬牙的倔强和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