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幽灵一击
作者:低调的恶魔 更新:2019-09-17

对于暗黑势力来说,光明就是天敌,而圣光更是天敌中的天敌。断胳膊断腿,陈漠通过噬体,吸取灵魂都可以补充。但如果遭受圣光审判,陈漠的暗黑力量核心就会遭到打击,这种伤害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无法恢复的,甚至会导致暗黑者的彻底死亡。 就在北落师门的圣光审判即将要发出时,他身后的泥土纷飞,一个黑影从泥坑里爬了出来,一把抱住了北落师门。黑影正是陈漠第一个小弟僵尸ju花猪,因为陈漠对其属性的不满意让他自己挖坑埋了自己,在看到自己不是北落师门的对手时,陈漠通过心灵交流让ju花猪把泥土挖松等待机会。此时趁北落师门要发大招时,突然破土而出,果然一举中的。ju花猪张开缺牙少齿的腥臭大嘴,狞笑着就往北落师门的脖子上啃去,丝毫不顾自己被实习圣骑士身上的圣光灼烧的哧哧作响。

北落师门被ju花猪突然一抱打乱了阵脚,同时僵尸那腥臭无比的体味口气让他头昏脑胀,一时居然失去了圣光审判的控制权。失去控制的圣光审判并没有消失,本能去审判离它最近的邪恶生物。ju花猪只来得及从北落师门肩膀上撕下一块皮肉,圣光审判已经击中了他。没有惨叫,ju花猪那瘦弱的身体如同阳光下的雪人一般融化下去,几声轻哧声后,遗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只有一小滩黄水而已。

实习圣骑士刚刚松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处理肩膀上的伤口,一个拳头出现在他的眼中。“蓬”一声大响,北落师门被陈漠重重一拳打飞出去,陈漠的擒敌术此时发挥了作用。这种擒敌术是陈漠当年在军队时学习而来,虽然没有多少招式,甚至因为时间长久陈漠只还记得五个招式而已。但这无一不是通过真正的战场搏杀而沉淀下来的夺命招式,只是陈漠左手受伤不能动,导致大部分动作变形,杀伤力被大大降低。

北落师门在先前挨了一拳后,又被陈漠一脚把手术刀踢飞,在陈漠暴风骤雨般的攻击下只能双手护脸,顽强的抵挡着。但若是让北落师门缓过气来,又是什么庸医宰人,又是什么外科手术式的精确打击,最后再来个圣光审判,那估计陈漠就会杀人不成反被爆。

陈漠的攻势虽然还是如雷似火,打得北落师门还手不得,只是陈漠每一拳每一脚都会被北落师门挡下,根本无法对对方造成有效的致命伤害。陈漠心中发急,就算是在当初要去和周军拼命的时候都没有现在这么急躁过,原地复活不是每次都有的。只是左手的无力让陈漠只能老老实实的一拳一脚的进攻,对手的防守确实严谨无比,看来北落师门是打定主意要防守反击了。

形势一时逆转,刚刚还是北落师门拿着手术刀追杀陈漠,把陈漠赶的满屋乱跑,如今倒是陈漠把北落师门赶的满屋乱跑。期间北落师门几次想夺门而出,在阳光下光明者要占据更多的优势,陈漠如何肯让他逃出门去,死死的盯住对方。陈漠有心想把北落师门逼入屋内死角,可是开始陈漠敏捷不如北落师门都没有被逼入死角,更不用说想把高敏捷的实习圣骑士逼入死角,如果没有突变的话,陈漠最多还能坚持这种攻击强度几分钟而已,一旦攻守形势变化,无疑陈漠会在短时间里被实习圣骑士虐杀。

突变发生了,只是不是陈漠意料中的小头目蔡世杰赶到,陈漠在无意中挥出一拳时,一道冰凉的气息从心口处往手臂处蔓延,并最终在拳上形成淡淡的蓝色光芒,同时在陈漠的背后出现了一个脸盆大的六菱形雪花虚影,雪花虚影一现便逝。

这一拳还是被北落师门的右臂给挡住了,“叮”一声轻响,北落师门发出自开战以来第一声惨叫,一层薄薄的冰花从被陈漠拳头击打处迅速往上蔓延,他的右臂瞬间覆盖了一层白霜,同时北落师门身上的乳白色圣光从身体各部分往右臂处集中,总算在肩膀处顶住了白霜的蔓延。只是北落师门此时已经浑身哆嗦,行动也慢了几分下来。

陈漠无暇思考这是什么原因,趁着北落师门浑身哆嗦,动作缓慢时,猛的发力重重几拳击在他的土豆脸上,满脸的青春痘被打的一塌糊涂。北落师门满嘴鲜血的翻跌出去,突如其来的伤害让他再无还手之力。

陈漠嘿嘿狞笑,就要把这个实习圣骑士给吸干咬死。前面说过陈家老屋是邪恶旅馆的前台,就在陈漠一口咬下去时,通往邪恶旅馆主体的门被人一把推开。原本两人争斗时,陈漠利用邪恶气息把两头的门都已经关上,但后来情势紧急,哪还有空去关门?

“老板,你这是什么破门啊,怎么开都开不开。。。啊!!!”来人话还没说完,已经看清楚场中情况,此时北落师门灰头土脸,陈漠正是想要像吸食胖子一样的把北落师门吸干。听得声响,转头看向来人,嘴角两根獠牙长长伸出,满嘴鲜血。那人是个蛮漂亮的女孩,本来就被邪恶旅馆里的恐怖场景刺激的够呛,此时一见真实镜头,把她吓的一声惨叫摔了个屁蹲,手足齐用连滚带爬的往里面逃去。

陈漠沉沉的发出一声好事被打扰的怒吼,一拳把北落师门打晕,就追那个女孩去。不追不行啊,陈漠记得和这个女孩一起来的一共有七八个人,而且他们的车牌都是比较彪悍的那种。这种人杀不得,明显是家世显赫的人家,一个个把,陈漠也就敢杀掉,现在是七八个人,陈漠除非不想在夏国混了。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把那个女孩黑暗转化!

幸亏那女孩连惊带吓的没走多远,陈漠冲上前去一把抓住那女孩的肩膀,女孩再次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惨叫,却是闭起眼睛不敢看陈漠,陈漠龇起獠牙朝她笑了一笑。女孩吭都没吭一声,直接给陈漠翻了两个白眼,就吓晕过去。陈漠此时不敢怠慢,手往她头上一罩,低沉的咒语声响起,一团黑雾笼罩了女孩。感觉黑暗转化成功后,没有来得及仔细去看女孩的属性,陈漠咬咬牙,摇摇晃晃的往老屋走去,那个实习圣骑士还在那里呢,这才是个大家伙。

才走到老屋,陈漠忍不住一声咒骂,这圣骑士果然是小强类的生物,居然已经苏醒过来正要去拣那把手术刀。只是这家伙也够呛,在陈漠得来的信息里,他的所有属性已经下降了一半,尤其是生命力已经是个位数了。

听到陈漠的脚步声,北落师门也不去拣手术刀了,转身面对陈漠凝神戒备起来。陈漠此时虚弱无比,两脚软绵绵的如同连续做了三天造人运动一般,只是大敌当前,只能强撑着顶住。况且算算时间,蔡世杰应该就快来了,到时候还怕这小强不死?

两人都是如临大敌的相互戒备,北落师门是不敢再上前了,他被陈漠一顿乱拳暴打,还被咬了一口,重伤算不上,但中伤是跑不了的,最主要的是中了陈漠那招冰冻,现在右臂还是不能动弹。他自己虽然看不到属性,但也感觉到身体状况的不对,加上天赋武器手术刀也掉了,当然不敢和陈漠再轻易放对,心中已经暗生退意。陈漠却是想去杀人也没那本事了,能强撑着不倒已经是意志力坚强了,这次的黑暗转化所耗费的精力甚至不比转化蔡世杰这个头目时来得少。

陈家老屋的大门一声轻响,被人推了开来,蔡世杰谦卑的低着头站在门口,陈漠还没来得及发声招呼,北落师门突然转身拔腿就跑。站在门口的蔡世杰猝不及防,被他撞了个跟斗,根本没来得及拦人。陈漠心中一松,身体便软了下来,挣扎着找个地方坐下,对爬起来朝北落师门逃走方向骂骂咧咧的蔡世杰招了招手。

蔡世杰一见老大召唤,忙兴冲冲的跑了过来,见陈漠坐在地上,忙蹲了下来,如同小狗见到拿着骨头的主人一般,谄笑着说道:“BOSS,什么事?”

陈漠苦笑,看来就算是小头目智商还是不怎么高,只要在自己面前就失去了判断能力。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低声对蔡世杰说道:“刚刚那个人,看清楚长什么样没,赶紧回去喊上你的小弟,一定不能让他出了东江,死要见尸活要见人,明白吗!?”

蔡世杰也不问什么原因,在他心里,BOSS说的一切都是对的,把头一点回道:“BOSS,您就放心吧,我一定让他死要见尸活要见人!”说完,转身就回去召集小弟去了。

陈漠郁闷的看着蔡世杰大步流星的离去,也不知道扶自己一把。只好自己慢慢的起来找回面具戴上,又把屋子里的一些打斗引起的碎渣处理了一下。收拾时,却看到北落师门那把手术刀还留在屋角,刀上还残留着星星点点乳白色的光芒。

庸医之锋利的手术刀:攻击力增加10,伤害增加7,对布甲级防护能轻易造成伤残性伤害,对轻甲级防护有一定几率造成穿刺性伤害,对伤口造成流血效果。持有者yu望+3,破坏力+5,对病痛者威慑+10。有几率对患病者造成一击必杀效果。

注:原本是某医院配发给实习外科医生的普通手术刀,但经过光明力量的转化后,成为了神选光明者的天赋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