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天南路途
作者:凌希一指 更新:2020-01-21

蒙蒙白光在眼前慢慢消退,凌希和小萱手牵手,一步一步走出天乡古道,两人一走出古道,就发现眼前站着数十人,摆出‘隆重迎接’的架势。

“咳咳……”一名身形佝偻,拄着短小拐杖的老者,巍巍颤颤的走到凌希眼前。

“老头,你是什么人!”小龙好奇的飞到老者跟前:“瞧你弱不禁风的样子,恐怕有不少岁数了吧!”

“呵呵……”老者乐呵着笑道:“洛米,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这么幽默啊!”

“洛米!”小龙嘟哝着小嘴:“你是在说我嘛!”

“你忘了自己叫洛米吗?”老者稍稍诧异道:“你们还未恢复记忆就回到天乡!”

“回到天乡,老头子,你越说越离谱了吧!”小龙搓了搓金黄的爪子:“本神龙可是第一次來到天乡!”

“看來你真沒破开封印的记忆!”老者巍巍颤颤的伸出枯槁的手指,正要去摩挲小龙的脑袋。

眼见老者伸出枯槁的手指,小龙‘嗖……’的一声,躲到小萱身后:“老头,本神龙对你不感兴趣,哼……”

“呃……”老者尴尬一笑:“洛米,这不能怪你,毕竟你还沒恢复记忆,等你记忆恢复后,你就会知道了!”

“前辈,你所说的记忆一事,到底是何情况!”凌希终于忍不住问道:“按照你的说法,我们都是从这里离开的!”

“唉……此事说來话长!”老者微微侧过身,沧桑的眼眸中露出无尽悲意:“当年天乡破灭,始神陨落……”

提起过往,老者似有诉不尽的怨恨,曾经的一幕幕,在他的叙述中一一浮现,仿佛远古战场再现凌希眼前,天乡破灭后,侥幸存活的强者,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封印各大神族潜力无限的后辈,并将他们送往各界,期待他们有天强势回归,再创天乡辉煌,凌希等人就是这些后辈中的一部分。

“这么说來,已经有人先我们一步回归!”凌希问道:“请恕晚辈冒昧问一句,先前回归的人,如今身在何处!”

“这个你不用问我也会告诉你,因为我很快就会送你们去与他们会合!”老者缓缓的转过身:“孩子,跟我走吧!”

“老头儿,别孩子孩子的叫啦!”小龙抓狂的直摇脑袋:“本神龙岂会是你的孩子……”

对于小龙的抱怨,老者完全充耳不闻,巍巍颤颤的在前方引路。

“凌哥哥……”小萱不知为何,紧张的拽着凌希的衣襟,像是遇见无比恐慌的事情一般。

“小萱别担心,不管什么事情,我都会陪在你身边!”凌希紧紧握住小萱的手掌,再次强调道:“一切有我!”

“嗯!”小萱点点头,将凌希的手挽的更紧。

“前辈,你要带我们去何处!”凌希直接道:“我们初來天乡,对此地还不甚了解,希望从你口中多了解一些!”

“唉……孩子,沒时间了!”老者头也不回的径直向前走去:“天变将起,若是你们不能在短时间内强大,注定永远逃不出天道的摆布,走吧……走吧……”

“老头,我们好不容易來到天乡,还沒來得及欣赏一下此地的美景,你却急着让我们变强大!”小龙埋怨道:“即使你不人性化,也得龙性化吧!这种决定,还让不让龙活啦!”

“洛米,难道你还想神灵龙一族彻底陨落嘛!”老者突然转过身,愤怒的瞪着小龙,像是一副恨铁不成钢气势:“神灵龙乃是龙族至强的存在,神灵龙一脉足以成为对抗天道主力军,谁知你……你……”老者气得全身直发抖,似有汹汹怒焰,在他枯槁的体内疯狂的燃烧。

“呃……”小龙被老者突兀的变化,吓的一愣一愣,半晌才晃过神:“本神龙哪是什么洛米,你这个老头子真沒眼光……”

“哼!”老者冷哼一声,不再理会小龙的喋喋不休,加快脚步径直向前走去,周围的数十人,皆以各种诧异的目光盯着小龙。

“这个老头儿,脾气这么大,哼,本神龙才懒得理他!”小龙不在乎的撇了撇嘴:“我们好不容易來到天乡,他沒好生款待我们,却还对本神龙发脾气,这是啥米待客之道!”

“小龙,你就别左一句老头,右一句老头儿了!”小萱劝说道:“再怎么说,他的岁数也不小,你这样说他,岂不是在这么多人面前折损他的面子,你真想说的话,还是在心里默默的念叨吧!”

小萱此番劝说,令凌希彻底无语,这哪里是劝说,完全是‘反劝说’,无异于将老者丢脸的事情,全部摆到明面上,小萱却全然沒注意到周围人脸色的变化,以及走在最前方气的直发抖的老者,依旧跟小龙嘀嘀咕咕的讨论着。

“咳咳……咳咳……”老者连续干咳几声,示意她们‘消停’。

小龙却冒了一句:“再等等,还有几个形容词说完就结束了!”包括凌希在内,所有人尽皆哗然。

“小龙,低调,要低调!”凌希一把将小龙提到腰间:“小龙,你可是正义的化身,此时正是天乡需要你的时候,你身为正义的神灵龙,定然会义不容辞吧!”

“这个,!”小龙眨了眨大眼睛:“本神龙定然会为正义贡献一份力量,至于被神龙付出的多少的功劳,各位只需铭记在心,不用刻碑文流芳百世!”小龙说罢,落到凌希肩头,摆出悠然自得的形态。

凌希与小萱相视一眼,紧随老者之后,向前方极速飞去,天乡历经大破灭后,就如一片荒凉的废土,一路上,遍地皆疮痍,毫无生机。

见此情景,凌希眉头不禁一皱:“如今的天乡,哪有复苏的迹象!”

“大破灭对天乡的影响太大,侥幸存活下來的强者,只得隐匿身形,生怕被天道洞悉!”老者怅然道:“曾经的天乡,早就湮灭在历史长河中,天道无情,大破灭将再次降临天乡,若是此劫躲不过,天乡将永远沒有复苏的希望!”

“前辈,天乡韬光隐晦无数载岁月,只为搏这一局!”凌希问道:“若是此局失利,恐怕天道将不再留情,使万物尽归虚无!”

“自从第一次大破灭后,无数至强的人物陨落,再被天道的每每压制下,修炼界的实力越來越弱!”老者道:“即便只有一线生机,也得与天道抗衡,否则修炼界将永无翻身之日,永世受天道的摆布!”

“前辈,你可曾想过,若无天道的压制,任由修炼界壮大发展,最后会是何种场面!”

“这还用说,当然是修炼之风愈加浓郁,强者纷纷涌现!”

“当你可曾想过一点,修炼界一旦发展到极致,各强者之间为了争夺有限的修炼资源,最后会发生何情况!”

“呃……”老者‘霍然’转过身:“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心中有此疑虑而已!”凌希淡然从容道:“天地万物,追本溯源,都离不开‘平衡’二字,或许天道施展大破灭,就是为了维持修炼界的平衡,否则……”

“闭嘴!”老者怒喝道:“你岂能说出这等话!”

“前辈,我只是表达心中的疑虑而已,你又何须如此动怒!”

“你可知你这一番,足以为你召來杀身之祸!”老者愠怒道:“到时就算是我,也保不住你们!”

“看來天乡真不是个久留之地!”凌希在心中暗暗自语:“这个老者口口声声说为了大道义,却不知身为修炼者,哪里愿意接受他们的摆布!”自从踏入天乡,知道自己是被天乡隐匿的强者,封印记忆遣送到各界历练后,凌希心中立刻升起厌恶的情绪,任何一名修炼者,绝对不屈服任何人摆布命运,特别是这些强者还强行封印其记忆,将他扔到洪荒孤岛之上。

老者似乎洞悉凌希的想法,矍铄的目光在他身上一扫,凛凛寒气透射而出:“身为修炼者,如果不愿屈服命运的安排,就得拥有逆转命运的实力,否则一切都是空想,你觉得现在的你有这个实力吗?”

“靠,这老头还挺了解的!”凌希略微吃惊,转而释然道:“既然我连逆转命运的实力都沒有,又何以与天道对抗!”

“将你们送到各界修炼,主要是淬炼你们的体质,培养你们坚韧不拔的信念,至于实力方面,并无太大的要求,你们将成为对抗天道的主力军,天乡强者定会倾囊相授,你们的修为会在短时间内,飙升到瓶颈!”

“咦,有这么好的事!”小龙嘟哝一句,不知道又在构想什么?

疮痍满目的天乡,像是还留有远古的‘硝烟’,破碎的战场弥漫着强者的悲愤,折落的长戟、碎裂的长刀,还有那无人去收拾的枯骨,使得天乡的悲凉尽显无疑,老者双臂背负在身后,带着凌希等人,不知飞行了多长时间,终于,不远处一座座殿宇隐隐显出,按老者的意思,那些殿宇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焚天圣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