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慈善拍卖(3)
作者:淡茶君 更新:2020-01-26

  “600亿?你疯了?!”博文的脸有些发白,他探过身子小声劝解道,“这些钱待会用于‘那个’的竞标不是更好么?”

  “抱歉了,这个只是我的个人出价,给你们的赞助不会少一丝一毫的。”卢湛仍是笑吟吟望着台上,但是话语之中没有丝毫的退让之意。

  “但是今天是个什么情况你也应该知道吧?”言语中带上了几丝不悦,博文皱着眉头,仔细观察着卢湛那张略有些僵硬的笑脸,“如果待会加上你的私人出资,那我们的胜算岂不是更大?”

  “啊,那只是你的想法。”卢湛对着竞价对手轻轻点头,优雅地做了个“请”的手势,说话的声音却只有桌边的几人能听到,“出于我们的友谊,我自然不会减少半年前定下的赞助金额,然而,即便是我有过贡献出私人资金的想法,在现在看来,我也是不会这么做的。”

  “卢湛先生,何出此言?”伸手止住了博文的进一步动作,岚琅微眯的眼中闪过了几丝疑惑,“于公,阁下是本届总统选举的最大赞助人,于私,我们都有良好的私人友谊,所以你若有意见,不妨直说。”

  “岚琅先生,很感谢您的理解。”在看到对方摇头弃权后,卢湛总算是松了口气,坐下身来,而他那一脸复杂的表情则是让桌旁二人看得一清二楚,“应该算是政见不同吧,现在的我,更倾向于悉达那方。”

  “哦?阁下身为联邦第一大商盟——塞穆尔-布达佩斯经济联合体的首脑,对和平的重要性应该是很清楚的吧?”手指在桌上轻轻敲击着,老人语气中多了一丝笃定,“那看来应该是私人原因了!”

  “正如您所说,作为商盟的首脑,我自然是期望和平的。”点了点头,卢湛嘴角扯出了一丝令人不安的狞笑,“但你真以为我会不在意我的孩子么?帝国佬既然惹到我头上了,我不介意利用联邦的军事力量去摆平他!”

  (唉,果然如此么。。。)

  “那些人,不一定是帝国人!”着重强调着“不一定”三个字,上将皱着眉头辩解着,但那因攥紧于扶手而失去血色的指节,却出卖了他的想法,“他们的武器,是上一代联邦制式武器,身上也没有任何徽记与军章,仅凭那些孩子的口供,根本无法确定他们的有效身份!”

  “我自有我的渠道!”无视了老友的声明,卢湛仅是闭着眼再次确认了一下刚才购得的拍卖品,随后在桌旁两人无奈的目光中,站起了身,做出了最后的结论,“我虽不会支持他们,但我也不会对你们给予更多的支持,请恕我失陪了!”

  “老友,这就是你的结论么?”看着那道背过去的身影,博文叹了口气,“你真愿意放弃这来之不易的和平么?”

  “呵。。和平么?这种可悲的和平不要也罢!”那道身影微顿,随即再次向大门迈出了脚步,但他话中的戾气,在这过程中却是陡增了几分,“我虽是一个肤浅的逐利之人,但我更是一个父亲!我儿子既然失去了一条手臂,那我即便是拼着这头衔不要,也要让那些可恶的帝国人千倍万倍地来偿还!”

  。。。。。。

  “啧,果然吵起来了么?”目送着那道身影的离去,联邦议长普德尼.布兰德轻轻吐出了在肺中氤氲已久的烟雾,“对于卢湛的退出,岩希你怎么看?”

  “没什么看法,塞穆尔-布达佩斯该给的赞助肯定不会少,控制的席位也自然还是归于保守派。”联邦副议长顶着一张万年不变的淡漠面孔,冷冷分析着,“虽然损失了卢湛的私人资助,但保守派还是有很大优势,资金方面想必也不会匮乏。”

  “嗯,的确如此。”手指轻拨,将已长到数厘米之长的雪白烟灰弹入了身前的回收器,普德尼瞅了瞅烟头处平整的断面与那在高温中慢慢发红而扭曲的烟丝,心情似乎极好,“柯琴先生,你觉得呢?”

  “鄙人与岩希先生的看法一致。”微微点了点头,柯琴.依娜瓦尔多瞅了一眼手中的古旧怀表,话语中带上了几分期待,“不知今天的拍卖结果,会不会影响到明年的总统大选呢?”

  “很有可能。”微眯着眼,议长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番这个商人与他手中的怀表,很难想象,这张平庸得可以说是有些丑陋的面孔下,竟然蕴含着联邦第三大商盟的所有力量,“联邦议会500席,保守派加上卢湛控制的有178席,而悉达背后现已声明支持的联邦议员则有122位,二者相加正好300,而我们与雅克勋爵手下的‘自由派’,‘中立派’议员则变成了他们的争取对象。”普德尼收回了目光,转头看向了第二桌位置上的那道身影,话语中多了几丝不解,“虽然不明白雅克他发什么疯,要拿手上40席出来拍卖,但是毫无疑问,激进派得到了这些席位就会缩小差距,岚琅赢了则扩大了优势。”

  “最高委员会代理人还能做什么?挑起纷争,为九大国争取利益罢了,不会有别的可能!”岩希言语中的敌意甚是浓重,“现在竟然拿战争来开玩笑!都几个世纪了,这些混蛋还不安生!”

  “唉,随便他吧,九国早已湮没于历史之中,剩下的仅是这溃烂的躯体和上面攀附着地蚊蝇肉蛆罢了。”普德尼的话语中带着几分感慨,“我有时候真不知,是该赞叹他的忠诚,还是憎恶他的不择手段。”

  “议会73席,联邦第二大商盟,甚至在月中城科研层中仍有3成的科技成果,光这些蚊蝇肉蛆,都有如此的力量,难以想象历届总统是如何与他们抗争的。”副议长盯着那道身影,充满敌意的话语中仍不乏一丝慎重与担忧,“雅克勋爵,是九大国所培养出的最狡诈的政客与最精明的商人,此人,不可小觑!”

  “见招拆招吧,毕竟跟他斗了十几年了。”看着那道缓缓走向拍卖台的身影,普德尼将手中才燃了一半的雪茄扔入了回收器,话语中满是期待,“让我们来看看这位代理人,到底想玩些什么花样吧。”

  (拍卖台上)

  “鄙人是本次慈善拍卖的组织者,对于今晚能看到诸位的出席,在下甚感荣幸。。”优雅的用词,温和的语调,再加上那微微躬身后灿烂的一笑,若放在外界,不知会迷倒多少女性,而这,正是最高委员会代理人桑德兰.雅克勋爵。

  “在诸位的见证下,今日拍卖所得之款项,将有一半划入联邦未来公民培养中心账户。在此,鄙人代培养中心的百万‘未来公民’,对诸位的慷慨表示感谢。”淡淡的灯光打在那身笔挺的羊绒西服上,带出的尽是尊贵气质,再点缀上那黑色瞳孔中的不羁笑意,好似成熟后的龙兰叶镇入了波尔酒中,给人以一种沁人心脾的别致之感。

  “我也就不多说了,相信各位的到来就是为了这个的。”轻轻击掌了两次后,在场众人的视界上出现了一枚旋转着的联邦鹰徽,而随着台上那位笑吟吟的中年人的高声声明,这枚代表着联邦至高权利的印记幻化成了40位‘自由派’议员的资料,“今晚最后一件拍卖品!联邦议会40席,期限5年!起价,700亿!”

  “750亿!”雷奥哈德站起了身,中校似乎深谙拍卖中先声夺人的重要性。

  “800亿。”博文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老友的离席对这位上将来说,似乎并没有产生多大影响。

  “820亿!”雷奥哈德挑了挑眉头,稍稍压低了声音。

  “850亿。”博文手中把玩着的那根试管顿了顿,但声音仍然没有丝毫变化,不过,从出价的数字上可以看出,两人都在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对方的底线。

  “1000亿!”咬紧的牙间蹦出了这个数字,中校重重一掌击在桌上,似乎想借助这次加价来一锤定音,但是在看到对面桌上岚琅那张极度自然,甚至还带了几分笑意的脸后,他心里又打起了鼓。

  “1050亿。。。嗯。。”上将眨巴了一下眼睛,沉默了下来,不过在他瞅到了中校夹杂着欣喜与期盼的眼神后,这片刻的沉吟立刻被一个风飘云淡的报价所替代,“1300亿。”

  “额。。。我想想。。”这回轮到中校郁闷了,对方并未如他想象一般的撤销报价,而是不耐烦的加了个重码。对于这种违反常理的做法,这位单纯的军人明显没有想明白,也因此,他只得将呆滞的目光投向了身旁唯一能做主的人,“悉达先生,这。。这套路好像不对啊,该怎么办?”

  “哈哈哈哈,孩子,我来吧。”看着这个跟随了自己数年之久的年轻人,少见的露出了难色,悉达不禁轻笑了起来,似乎很乐意于见到他遇到挫折与向自己求助的行为,而那脱口而出的一声“孩子”,则勾起了他许久之前的回忆,那个冷清的葬礼,与那个站在母亲遗像前,强忍住眼泪的少年。

  “1500亿!”如长辈一般,温和地看了一眼仍是满面倔强之色的中校,悉达赞赏地点了点头,站起了身。

  “1600亿。”面对着自信满满的悉达,博文仍是淡淡的加了个重码,但他那深深皱起的眉头,足以体现出他心中的忧虑。

  “1900亿。”淡然的报出了价格后,悉达压低了声音开始解释,“对于他们来说,最好的策略自然是得到这些席位,但是在卢湛不肯配合的情况下,他们的竞选资金绝对没有我们充足,也因此他们现在的想法,就是全力推高我们购得这些席位的成本,使得我们后期的竞选资金紧张。然而,在我连续两次加重码的情况下,他会收到我仍有充足资金的暗示,而这种情况下,他只能选择继续加注,或放弃。”

  “2000亿。”面对中校时,眼中所暗含着的那一抹喜色已然褪去,博文仍在价码,试图探出对方的底线,然而他却不知道,他的做法早已被悉达所预料到了。

  “2100亿。”悉达脸上的淡然依旧,但他嘴角恰到好处地的一下抽动,却让上将眼底的喜色再次蔓延了开来。

  “2150亿。”上将摸了摸下巴上的短须,怡然自得,但丝毫没有注意到岚琅紧锁的眉头。

  “哼!2200亿!”悉达瞪了对面一眼,似乎急躁了起来,当着众人面就转头对着雷奥哈德说起了话,从那极快的语速,与中校委屈的神情中,可以看出悉达的心情并不好。

  “2220亿。”看着对方的表现,博文脸上的笑容荡了开来,似乎胸有成竹。

  “2230亿!”止住了对中校的斥责,悉达再次回复了平淡,但那铁青的脸色仍甚是醒目,不过他也没管这么多,仅仅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博文,而眼神中掩饰不住的怒色,却让抬价者是更加高兴了起来。

  “我弃权!”右手轻抬,上将微微挺了挺身体,对着悉达颔首示意,而他那充满得意的话语却是很清晰的传到了在场每个人的耳中,“鄙人的财力有限,无法与悉达议员相提并论,在此对您的善举表示敬意。”

  (军人果然不是做生意的料啊。)

  明显已经看出悉达策略的雅克勋爵,也没点破,仅是微微点了点头:“联邦议会40席,期限五年,以2230亿联邦通用信用点的价格由悉达议员拍下,本次拍卖到此结束!若各位有雅兴,不妨去下一层的舞厅稍事歇息,享用美餐,鄙人将在那恭候诸位。”接着,只见他深深看了一眼仍是满面得色的上将,摇着头走出了拍卖厅。

  “悉达先生,想不到您竟然有如此实力,相信这总统之位,非您莫属。”随着众人的离开,厅中只剩下原先的两桌人,而博文则不顾岚琅的劝阻,高举着酒杯,对着悉达一桌遥遥致敬,话语中充满了胜利者的喜悦,“相信您能募集到更多的竞选资金。”

  “哪里话哪里话,这要多些将军您的帮助了!”悉达面上的笑意更甚,而那丝毫没有做作之意的感谢声,却让将军的脸上的笑容迅速散去,“原本准备的4000亿拍卖资金,将军为我们节省了接近一半,如果让总统先生来,相信我要付出的绝对不止这个数,所以在此要谢过将军对我们的帮助了!”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厅中剩余的人在听到悉达的一番话后,陷入了长久的沉默,而各式各样的眼神,或担忧,或幸灾乐祸,全部都汇集在了那个数秒前还怡然自得的上将身上。

  “不愧是悉达议员。”脸色变换了数次,上将终究是打破了这令人尴尬的沉默,只见他一口饮完了杯中的酒液,沉声道,“看来鄙人在心计方面,的确不如阁下,在此,先走一步!望您下次还能如此幸运!”

  。。。。。。

  “不愧是博文将军,即使失败也是如此干脆的承认了。”看着那两道快步离去的身影,雷奥哈德手中捧着那盒珠宝,做若有所思状。

  “此人在军事上,拥有达成军神特质的潜力,不可小觑,而他这次的失败,仅仅是因为他在错误的领域,找了错误的对手罢了。”特斯道尔的眼中闪过一丝肯定,“而且即便是失败后,仍有这般斗志,不愧是敢于与利比锡争锋相对的人。”

  “走啦走啦”汉娜撇了撇嘴,站起了身,做出了一个令在场三位男性无奈的定义,“一个顽固的老男人而已。”

  “不过,我倒是想知道悉达你是怎么赢的?”女强人的话锋一转,语气中虽然没有丝毫的敬畏,但目光中仍是多出了一丝掩不住的敬意。

  “边走边说。”似乎很享受这位美女的崇拜,悉达乐呵呵地开始了解释,无他,又是一段有趣而纠结的对话,“你想象一下,若你是博文,你钱没有他人多,肯定赢不了的情况下,你会做什么?”

  “当然是下绊子咯,至少让他们多花钱是吧!”

  “的确,然后接下来,我连续两次加重注,说明我有足够的钱,你会怎么想?”

  “那我也可以大举加价吧,还有很多坑人的空间,是吧?”

  “很好,接下来,我加注的金额开始变少,面露难色,甚至还有点气急败坏,你会怎么想?”

  “嗯~~~~不太懂耶!”

  “好吧,这时候正常人就会认为对方的价格快加到头了,不是么?”

  “好像很有道理!”

  “对,然后博文就按这个思路,开始少量加价,在最大程度自保的同时,想试探出我的最终底线,而我气急败坏的程度,则会让他更加相信我进入了他的节奏,不是么?”

  “。。。。。嗯嗯!!”

  “然后他在我最终一次加价后,立刻放弃了竞价,完成了他的战术!也因此,他并没有发觉,我大举加码只达到预算金额一半的这个陷阱,所以归根结底是他进入了我的节奏!”

  “原来如此!悉达先生,你好厉害!”

  “哦?你真这么认为?你真懂了?”

  “额。。嗯!!!”

  “。。。真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