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大结局
作者:闲潭落枫 更新:2020-01-26

更新时间:2010-01-28

“头儿,你真的想好了?!”万德的表情非常着急。“难道你不想等淑华了!”

其他人也是一副看到疯子的表情围着楚风岩。

楚风岩看着已经出现在视线里的小岛。“哪个混蛋说我不等了?我只是想换个方式。”楚风岩平静地说:“也到了我,为爱做一些什么的时候了。变成凡人以后等待的时间才能算数。”

万德抓住楚风岩的衣领:“你忘了自己说的话了?你一定要等到淑华的!万一,时空出错,宇文淑华等到好几年才穿过时空通道呢!!!”

楚风岩慢慢掰开万德的手指:“经历了这么多,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大爱无言’…我想淑华会理解我的,而且我也有信心在有生之年给她一个完美的人生。剩下的...”楚风岩向头顶指指。“让苍天做主吧!”

红毛也接着说:“其实,我也早些变回平常人了,我都一百多年没在战场里体会到心跳的感觉了。只胜不败的游戏玩久了,我甚至在好多个夜晚都怀疑自己是否还活着。”

万德说:“我也用真实的实力,回到擂台上得到真正的掌声!”说完伸出拳头和红毛的拳头顶在一起。

“我泡了无数个妞儿,也动过几次心,但是看着身边的美女一个个衰老,死亡。再也找不到动心的感觉了。我明白一个道理。神为什么无爱,是因为它们见证过的太多了!”说完也伸出了自己的拳头。

秀才摇摇脑袋,迅速地伸出拳头。“以后的时光有限了,我也少说两句废话吧!呵呵。”

楚风岩张开胳膊,把这几个相交百年的死党抱了抱。伸出拳头和他们撞在一起。

“拿出真正的实力,利用剩下的岁月,在这个世界上刻下,能证明我们兄弟曾经存在过的印记!!!”

……

把船只停在岸边,楚风岩带头走向后山,后面是那些为了他坚守到最后的老哥们。一伙人来到楚风岩设置好的矩阵里。阵法运转,几枚晶石底座发出柔和地光芒,上面的字迹历历在目。“

幼习兵法研奇门,国运衰亡天下分,世乱殿冷宦场森,南山清秀密林深,宠辱不惊叶归根。

白光忽现定吾身,醒时荒岛位不认,整族蛮人自裸奔。稍演奇术结迷阵,一物飞浮形如神。

西夷塞卡近观问,告吾炼器灭世人,需求无度断其根!隐世十年炼利刃,终得一日怨气伸。

塞克谋空魔念深,奇门皮毛乱世震,中原兴家制七珍,幻化女神赐众人,更待后人释前痕。”

一两秒钟以后,积聚在众人身体里的空间能量散尽,这群经历危难,生死与共的兄弟又抱在一起。就连万德那样的肌肉男,也笑得像个孩子,眼角闪着泪花。

站在正中央的楚风岩向众人摇了摇手。“等一下,情况不对。”

众人诧异地扭回头。只见几百名部落的人包围了这里,手里还拿着明晃晃的合金刀剑。

皮特说:“头儿,难道你没销毁这批武器?”

楚风岩头疼地说:“我倒是想那么做,可是,办得到吗?那些东西可不是那么容易销毁的。后来找了个山洞随便藏起来。”

万德的脸上变色:“‘随便’…不要告诉我,他们连那口大锅也找到了!”

楚风岩的脑袋快速转动,思考脱身的办法。“呵呵,大家好啊!不记得我是你们的神明了?”

为首的族长说:“尽管你让整个寨子进步了许多,可是,你不再是我们的神明了!”

楚风岩咧着苦瓜嘴,思想若是宇文奇树那个老神棍在这里,肯定能唬住这帮人,但是现在,就难办了。

族长一挥手,数十名精壮族人把楚风岩等人按倒在地,然后用绳子挨个绑起来。拖拽着向山上走去。

众人看到,不远山脚早已架起了那口合金的大锅,锅里面热气腾腾。楚风岩带着绳索乱蹦:

“想不到老子一世英雄,竟然被你们这帮愚民玩弄!”

族人哪里理他,“带到山顶的水潭,全部洗干净!下来,祭过祖,就全煮了!哈哈。”

一行人开始向山上走去。

熟悉的景物出现的楚风岩面前,在这里居住了上百年,对这里的一切都记得那么深刻…

爬满绿色植物的断崖,崖边一条小溪低垂而落,经过人工修整的山洞,这些年被楚风岩整理得更加整齐。为了方便通过小溪,摆设了几块露出水面的石头。

小溪的另一头连接着一个天然形成的水潭,潭边绿草茂盛,斜立着三四棵闲树,树下还放置了几个供人坐卧的石椅…石椅上刻着楚风岩留下的划痕,每年都增加一条…现在已经快要满两百条

。。。

和以往不同的是,石椅上斜坐着一个女人,一个浑身上下无处不透露着绝世完美的女人:及腰的黑色长发低垂,只余几缕散发在清风中飞舞…上身穿着一件用金线链接白色合金片做成的紧身小背心,裸露的肚脐和柔细的腰身下,是一条同样质地的敞口小短裙,修长柔美的大腿接触着山林里清新的空气。就连鞋面也是一样的细小合金片串连做成,整个人就像是一个不是人家烟火的女神。

..可爱的脑门儿在黑发下半遮半露,两条黛眉像是泼墨山水里的远山。大得出奇的眼睛里闪动着勾人心魄的黑瞳,长长的睫毛颤动,仿佛告诉世人,它的主人绝对是一个人间的精灵...

楚风岩挣扎着大喊:

“淑华,你终于到了?!!”

向着前面冲着自己浅笑的女人猛跑两步,不知是石头绊倒,还是绳索牵绊,竟然跌倒在溪水里。再爬起来时,整个人哭得像个孩子…

宇文淑华扶起他,脸上浮起两朵红云。

“别哭了,没出息的样子!我还等你养我一辈子呢!”

楚风岩把头点得像捣蒜。

“一定好好伺候姑奶奶,就算不怕你,也害怕你那口大锅啊!”

宇文淑华伸出白皙的手指,轻点楚风岩的脑门:

“谁让你扔我进时空通道,把困难留给自己一个人面对。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虽然话语犀利,可是宇文淑华那温柔的声音,哪里有半点怪罪的意思。

两人紧紧地拥在一起,衬托百年梦圆、男女相悦的背景,除了周围绝美的景物,还有一群笑闹的兄弟和族人,有些人没有来得及去掉绳子就开始了狂欢。结果只能蹦跳得像具僵尸。

数日后,楚风岩携宇文淑华回到中国北方,举行了一场举世瞩目的婚礼,各个行业的精英以及巅峰人物,都来为昔日的‘风帝’道贺。甚至有许多个隐世的贵族和内陆的国王…

这些人开口就是那声无比熟悉的称呼:“头儿…”

称呼宇文淑华那个新娘则用一辈子也改不了的海盗方式:“宝贝儿…”

宇文家族的现任族长亲自到场,祝贺这个比自己这个七老八十的家伙还大了数辈的姑姑。并且根据两人的辛苦历程,还专门写了一副对联。

历经苦难,诚动苍天,等到云团现红日。

横贯时空,有缘又聚,携得百世同好心。

联首:相爱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