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刻之外
作者:北皇不归 更新:2019-11-21

  YO~!!!   只是发个番外,没别的意思。

  ————————————————————————————————

  过去,现在,和未来,只有拥有了这三样东西,才能被称为是一个人。   我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

  或许很多人对这句话不屑一顾,毕竟人生中有太多重要不可或缺的东西,但那是建立在已经身为一个人的基础上才说得出来的话,也就是说,只有当拥有了这三样东西,才有可能以「人」的身份存在,这才有之后的事。

  所以,只拥有着「过去」和「现在」的我,并不能算是一个人。

  并且,那份「现在」,只是在两个人能力碰撞的情况下才极其偶然的建立,看似无人知晓,实则脆弱不堪,随时有着崩塌的危险;以及,那份「过去」,也只是自拥有「现在」的那一刻起、由所构成要素的两人记忆相互纠缠混杂而成的「曾经」、「过去」的错觉。   实际上,它们并不属于我;实际上,我仍旧一无所有。

  然而我还是异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过去」与「现在」,并且无比羡慕着将我创造出来的——人类。   在这之上,我还想拥有「未来」。   想要成为一个「人」,想要成为「自己」。   我想要拥有属于自己的身体。

  ————————————————————————————————   我没有独属于自己的身体,也没有独属于自己的记忆。   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是一种优势。

  没有身体,意味着只要足够小心,就不会被发现,不会被摧毁;没有记忆,意味着我在做那些‘小动作’时更难被察觉,就算偶尔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会被对方以‘一个晃神’‘唔……记错了吗’这样的方式忽略。

  「十六薙风无」与「十六薙富江」,这是将我创造出来的两个人。

  然而实际上,他们都不知晓我的存在,‘我’只是一个意外的产物——在后者抱着全方位监视前者的想法、而将自身的部分意识注入前者的身体中时,由于两者能力的碰撞(那时我还不知道前者也拥有能力,只以为是后者能力的变异),‘我’诞生了。

  听起来就像是偷尝禁果的男女意外怀孕的情况,但我可和那些东西不一样,我不会给他们将我「打掉」的机会,并且,我想要的,也比所谓的私生子谋夺家产所需的更多!

  我小心的隐藏着自己的存在,老实的扮演着信息传递的工作,只是在传递信息时,将宿体所见的那个「明明早已死去却仍旧出现的女孩」的信息屏蔽掉,然后填补进其他不起眼的信息,老实说这么做的时候感觉我的心脏都在‘扑通扑通’的跳得厉害——尽管我并没有心脏——但庆幸的是,本体似乎对自己的能力太过自信,即便有些许不对的地方,她也没有深究,只是将其当做是信息传递产生的误差;而本体与宿体之间的交流障碍又使得这点误差被很小的掩盖,这么多巧合碰在一起,才促成了我的成功。

  不!我无声的狂笑,怎么可能只是巧合?这是我精心计算的结果,同时拥有着本体和宿体两方记忆的我,可以说是最了解他们的存在,就算只是拥有所见所闻的感官记忆而不是连同心理活动一起在内的全部记忆也够了,而有心算无心之下,这当然是毋庸置疑的结果!

  端坐在无人能到达的云端,我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纷乱纠葛中的人们,就像是在看着一部戏台上演绎的戏剧,注视着这部戏的‘男主角’,我的眼中甚至带上了傲慢的怜悯。   「我们……真的回不到过去了吗?」   多么的无助、可怜……而又可口啊。

  看着那个一副明明快要哭出来、却强忍着不掉下眼泪的家伙,明明没有身体,我却产生了舔嘴唇的冲动。   自身体之后,我找到了第二个想要得到的东西。   意料之外,而又理所当然。

  毕竟「我」的构成,有一半是来自于他,另一半则是病恋着他。

  尽管我在一开始想的是夺取他的身体,只是不知为什么而失败……不过这样也好,要是一开始冒冒失失的将他的身体抢夺,肯定会被本体杀掉的,我想要身体,但并不满足于一瞬间的身体。   我盯上的是另外的一个家伙,本体……十六薙富江。

  一个即便是已经继承到了她曾经的感官记忆、但在见到她时仍旧会忍不住感到恐惧的怪物!

  如果可能的话,我只想逃得离她远远的,因为,我毕竟是从她体内分裂出来的,只要她察觉到了我的存在,将我抹杀也只是一个念头的事,但我不会逃避,要是那样的话,我在一开始就不会特意伪造虚假的记忆,而是老老实实的躲在宿体手臂内永远不说话了。   因为她拥有令我垂涎欲滴的东西——身体。   无限多个身体,我嫉妒的想着。

  所以我不会逃,相反,我会杀了她,然后占据她的一切……不,比她拥有的还要更多的一切!

  十六薙富江……或者是貌似是十六薙富江的家伙,其实只不过是一堆怪物的集合体罢了,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其实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只是这些个体一直都沉睡着,这才存在着十六薙富江这个人,但是,怪物总有苏醒的一天,更别提是那么多的怪物,即便是在沉眠之中,怪物们也期待着苏醒的狂宴,这无穷无尽的欲望共同构成不可抗拒的庞大意志——

  分解!分解!将我们彻底解放!让我们彻底苏醒!我等将侵蚀一切!我等将同化一切!直至人间再无异类!直至世界再无彼此!

  而那魔性的魅力,就和诱使蜂蜜来传粉的花朵的芬芳是一个道理。尽管潜意识不可阻挡——事实上她也并没有阻挡抗拒,她只是出于个人的意愿,将第一个采蜜的权利交给了十六薙风无,没想到的是,第一环就在这里被堵住。

  想到这,我不得不对宿体的意志感到佩服,居然能抵抗那个怪物的魅力至那么久,恩恩,喜欢他的理由又多上了一条呢,等出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的将之玩弄一番!   我会是最后的赢家,我会得到身体……以及他。   这样想着的我,没料到之后突如其来的转折——

  「还以为你永远不会说话了呢,富江,或者说是……另一个富江」   「现在的我……无所畏惧!」   「你看到了吗,我没有输……并且,我迟早会赢的。」   「……我拭目以待」   我回应道,内心却早已控制不住的惶恐起来。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明明之前一切都还好好的,明明应该按照我所想的那样进行下去才对啊?   我哪里错了?我到底哪里算错了?!!

  我输了吗?不!我还没有输!只要我进入本体的身体,没错,在她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进入她的身体,从内部将其攻破,然后占据她的身体!   是的,我还没有输。   没有输。

  「所以啊,弟弟君,你只要将一切都交给我就行了,让我将富江取代,虽然是源自于她,但我可不是那种存在啊,对于命运中的那条道路,我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啊,只要你愿意按照我说的做,取代了富江后的我,不会再限制你的一言一行,不会再对接近你的女孩采取任何手段,并且,我还会帮你牵制火铊,让她不会再来骚扰你,并且……不管弟弟君你做什么,姐姐我,都不会反抗的啊,没有了那种限制的我,就算是毫无顾忌的爱上姐姐我,也是可以的哦,弟弟君你可以……为所欲为啊」

  真是不错的未来,怎么样?快点答应了吧?这对双方来说都是十分美好的未来啊!我得到了身体,你得到了自由,怎么样,快点答应啊!快一点啊!

  「很有趣的提议,也确实很让我心动,但前提是……你是真正的富江、我的姐姐——富江啊」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是一个穿越者?」

  「那是我的姐姐啊,就算她犯下了再多的错!她也是我的!姐!姐!啊!你算什么东西?!你也想取代她!你这家伙!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你给我!永远消失吧!!」   最后的发展太快,快的我根本就不知所措。

  我就像是一只蛰伏在黑暗处的蜘蛛,慢慢聚积起毒液,慢慢编织着大网,静待时机的成熟……然而结果突如其来,并且出乎意料,这、这不该是这样的!   为什么你突然间就知道了我的不是真的富江?

  穿越者又是什么?为什么拥有了你的所有记忆我却仍旧不知道?!

  为何你即便被这样对待,却仍旧承认那个怪物是你的姐姐?!   然而对于我,却毫不留情的一刀抹消?!!!

  我算什么东西?哈哈!我怎么知道我是什么东西?!我要是知道的话,我就不会在这里陪你们玩这个无聊的游戏了!

  不甘心!我不甘心!我才不承认我就这么失败了!绝对不承认!我明明什么都没做错!我不甘心哪——!!!!!   但是。   再如何不甘心。   也不过是败犬的哀嚎而已。

  这个世界就只有那么大,人就只有那么多,总要有一些存在无法为人,而我,只不过恰好就是被排除的那部分而已。   没错,就是这样,只是这样而已。   仅仅只是这样。   只是……   「我只是,想要拥有一具,属于自己的身体……」   「……而已啊」   ……只是这样,无人倾听的哀嚎罢了。   ……………………   …………

  ————————————————————————————————   等到意识重回之时,我发现我正双手抱着膝盖蜷缩着。

  这么一副脆弱的姿势,倒是记忆来源一半的那个家伙经常会做出来。

  原来我也会摆出这种姿势吗?原来我也是在畏惧死亡吗?   ……等等!   我刚刚说什么了?   死亡?畏惧?……不!都不是!   姿势……   摆出姿势……   这样说来的话!   “…………!!”   我猛地睁开眼睛!   眼前是一片废墟。   满布疮痍,某些地方还散落着丑陋的肉块。   “这、这是……”

  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我一大跳,紧接着我才发现,那是我自己的声音。   我在说话!我说话了!!

  心脏的跳动,掌心的触感,风吹来凉飕飕的感觉,还有碎石搁在脚下的痛苦……   我都感觉到了!   这便表示……   我有自己的身体啦!   “我有自己的身体啦!”

  特意用喉咙再喊一次,我热切的望向天际,身子肆意伸展,双手也欢快的张开,这似乎是人类喜悦到极致时自然而然会做出来的欢呼动作。   光是察觉到这点,就让我禁不住热泪盈眶起来。   “终于,终于……拥有自己的身体了!”

  我在废墟里快乐的跑来跑去,甚至在碎石堆里打滚,肌肤被割破的痛楚对我来说也无比的欢欣愉悦。   不知放浪形骸了多久,我才重新回复了理智。   ……………………   …………

  ————————————————————————————————

  望着废墟中央那个已经坍塌了的大洞,我的心里百味陈杂,眉头也不自觉的皱起。   「我无法原谅你,因为你想要夺取富江的身体。」

  「但是,我同样无法责备你,因为是我和她的错误,这才造成了你的错误。」

  「所以……就算你犯下了再多的错,我又有什么资格抹消你的存在呢?」   无声之后,我笑了,笑得十分讽刺。

  “呵呵,真是可笑,把我当成你的女儿这件事,真的太可笑了!”

  仅仅是因为这样的理由,就在最后关头将我分裂出来,还给予了我肉体。   但是,你这样做,又将我置于何地呢?

  在我妄夺本体的身躯时,被你那般的辱骂轻慢,等我放弃一切等待死亡时,你又突然给我这幅身躯。

  你是想告诉我,她们的存在对你来说无可替代,而我的追求对你来说渺小无所谓吗?

  ……明明已经得到了梦寐以求的身体,却仍旧让我产生这般不甘心的感觉,你很得意吗?

  并且,还给我起了名字,你是真的把我当成了自己的女儿了吗?

  而这个名字的意义,是在告诫让我别走你们的道路吗?呵呵……真是可笑,尽管是由你给予,但在到手的瞬间,就已经是只属于我自己的「我的人生」了,没有谁有资格指手画脚!   不管死没死,你这家伙,就给我乖乖长眠地下吧!   永远别出现在我面前了!   ……………………   …………   “不过……”

  只记得,最后的风,突然间强烈了起来,长发被吹得不停摇动,风沙也让我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佐天」……勉强算是不错的名字,我就姑且收下吧。”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 amp;lt;/a & amp;gt; & amp;lt;a & amp;gt;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amp;lt;/a & amp;gt;